新西兰服务器

加拿大卡车司机缘何如此“反疫苗“

加拿大卡车司机的示威活动起源于加拿大的西部,十多天前,由数十名卡车司机组成的车队从温哥华开往渥太华,在沿路一路抗议,表达对政府实施的防疫限制性措施,尤其是对卡车司机的强制性接种规定的不满。美国与加拿大政府从今年一月中旬开始都实施了防疫新规定,规定要求所有过境美加边境的卡车司机必须接种新冠疫苗。美加边境将近9000公里,是世界上最长的陆路边界。

卡车司机的抗议活动受到社会各阶层人员的支持,他们中也有人是因为反对政府的卫生措施,也有人是对政府的其他政策不满,十多天来,最初的十多辆卡车已经汇聚了成数百辆卡车组成的浩浩荡荡的车队, 一周前,“自由车队”驶入首都渥太华的核心地带,车队发誓要持续停留,一直到政府取消所有新冠限制、口罩令和疫苗接种要求。示威民众不断按汽车喇叭,高呼口号,敲打锅碗瓢盆,严重影响当地居民的生活。渥太华市长周日宣布该市进入紧急状态,加拿大国会昨天周一也就此召开紧急会议。

与此同时,渥太华部分居民提出的集体诉讼,他们要求在市中心扎营的抗议者停止按喇叭,并索偿980万加元。

另外,渥太华警方也早已宣布,将严禁民众提供燃料桶帮堵路的卡车加油。警方在社群媒体上发文指,任何企图提供示威群众汽油等物资的人都可能遭到逮捕。据报道,在上周五,渥太华警方已拘捕7名示威者,开出70张交通违规罚单。但是,卡车司机的抗议活动却丝毫也没有缓解的迹象。而事实上,法新社报道说,根据最近的民意调查,仅有32%的人支持加拿大卡车司机的抗议活动,而且,加拿大成年人的接种比例高达90%,因此,抗议者所瞄准的目标显然并不仅仅是疫苗。

从抗议者向媒体的表示来看,首先,民众反对的并不是疫苗,而是强制性的接种,许多接受采访的卡车司机都明确表示,并不反对接种疫苗,其本人或者家里人就已经接种,但是,他们反对的是政府强加于人的政策。 该运动的组织者之一塔玛拉-利奇(Tamara Lich)周一在YouTube直播中继续呼吁 “取消疫苗要求、限制,并恢复加拿大人的权利和自由”。对了,保障“自由”是他们最主要的呼吁,一位28岁的年轻司机向记者表示,他们不仅仅是为卡车司机抗议,而是为所有的加拿大人抗议,因为这是每个人的自由选择。

其次,多名抗议者对加拿大总理特洛多表达了强烈的不满,因为总理不接受与他们会见,并且立场强硬。批评抗议活动受到极右翼党派的支持。在过去的十天内,特鲁多一直呆在一个未公开的地方,并没有露面与抗议者接触。周一在加拿大议会召开的紧急会议上,特鲁多表示这一切必须停止,他说,这场大流行病对所有人来说都是灾难,加拿大人知道,唯一的出路是继续听取科学的意见,特鲁多的语气非常强硬,不过,他排除了动用军队的可能性。

渥太华大学的政治学家Genevieve Tellier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认为,即使特鲁多去和抗议者交谈也与事无益。她担心整个事件很可能会演变 “一场政治危机”。阿尔伯塔大学的弗雷德里克-博伊里则批评说:特鲁多的最初反应是错误的。当抗议活动开始时,他的反应过于强烈和突然,试图将整个示威活动描绘成极端右翼的抗议活动。他还批评特鲁多”火上浇油”,”将疫苗接种政治化”。

不过,法新社评论说,这场运动也使特鲁多的反对者们陷入了复杂的处境。因为即将投票选举新领导人的保守党人也在此问题上存在分歧。担心他们的选民因此受到极右翼党派的诱惑。

事实上,同加拿大相类似,法国等西方国家抵制疫苗的示威人士除了担心疫苗本身的效益之外,更主要的是对官方言论缺乏信任。根据目前已知的信息,疫苗虽然可以减低感染者的病发症的严重程度,但却既不能避免将病毒传染给他人,也不能保护接种者不被感染,因此,其必要性对人口稀少的加拿大来说或许值得推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