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为什么在新冠疫苗产业链上法国只能当“分包商”

在法国,目前有诸多企业承担新冠疫苗的装瓶、包装以及分发工作。赛诺菲(Sanofi)研发的疫苗有望在今秋问世,不过,巴斯德研究所(Institut Pasteur)已经放弃了其疫苗研发项目。

只能参与疫苗生产链的最后环节

法国《世界报》(Le Monde)报道,“这并非易事。在极短的时间内必须应对诸多挑战:订购合适的设备、增聘人员以及对瓶子、瓶盖等原材料进行储存,而这些原材料在疫情期间出现严重的供不应求”,法国德尔帕姆制药厂(Delpharm)首席执行官勒颇(Stéphane Lepeu)透露。经过五个月的艰苦努力,德尔帕姆制药厂从4月份开始为辉瑞-BioNTech疫苗进行装瓶,从而为新冠疫苗在法国本土生产首开先河。4月9日,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亲自前往参观了工厂,并盛赞法国药厂的出色表现。当天,总统在推特上推文称:“在法国生产疫苗有助于加快疫苗接种,并且强化我们的工业和医疗卫生主权。”

很快,瑞典药企Recipharm以及另一家法国药企法瑞瓦(Fareva)也将在法国境内为摩德纳(Moderna)和CureVac两款疫苗组织装瓶;今年夏天,法国制药巨头赛诺菲将在其位于里昂附近的工厂为美国强生公司(Johnson&Johnson)生产新冠疫苗。2021年,预计四家药企共有约2.5亿剂疫苗出厂。

4月10日,一名市民在法国尼斯一家展览中心设立的新冠疫苗接种中心接种疫苗。(图片来源:新华社)

不过,法国还没有因在其本土生产新冠疫苗而感到骄傲的资本,毕竟在新冠疫苗产业链上,法国仅仅扮演了一个分包商的角色,只能参与疫苗生产链最后环节的一些工作:配给、装瓶、包装和分发。4月16日,法国工业部长帕尼埃-鲁纳歇(Agnès Pannier-Runacher)在接受RMC电台采访时强调,这些分包工作“具有非常高的技术含金量”,而且“只有少数专业企业掌握这些技术”。但是,这并不能掩盖关键性问题:具有治疗效用的疫苗关键成分的生产都是在欧洲的其他国家(德国、比利时、瑞士、荷兰)进行。

重新赢得医疗卫生主权

法国至今尚未研发出新冠疫苗,这是一个让法国人沮丧的问题。然而在德国,继辉瑞联合BioNTech成功研发出疫苗之后,另一款疫苗CureVac也成功问世。在法国,目前唯一一家掌握疫苗从研发到大规模生产整个环节的巨头赛诺菲,在这场全球范围内的新冠疫苗竞赛中落后于竞争对手。赛诺菲研发的疫苗最早也只能在今秋上市。

至于巴斯德研究所,由于缺乏令人满意的试验结果,巴斯德研究所最终决定放弃新冠疫苗研发项目。不过,法国仍然还有优势,一年来,多家生物科技企业开始投入到新冠疫苗以及治疗手段的研发工作中。而且,法国生物技术公司瓦尔内瓦(Valneva)在疫苗研发上进展迅速,不过,一旦完成测试阶段,瓦尔内瓦疫苗将会在英国生产。

这些问题暴露了法国在医疗健康领域的弱点以及脆弱性。疫情期间,法国出现医院重症监护病房药品短缺以及医疗器材供给困难,再次表明了法国对外国制造商的严重依赖性。法国人惊讶地发现,只有30%的非专利药品是在法国本土生产的,而近80%的主要药品都来自中国或印度。

政府决心重新赢得医疗卫生主权。2020年6月,经济部发出了征求意向书(AMI),旨在加强本土生产能力,并鼓励药企回迁有助于应对新冠疫情的医药生产线。为此,政府拨款总计4.6亿欧元为企业提供资助。在首批17家受益企业中,有精细化工公司诺化仕(Seqens),该公司拟重启因为2020年春天出现断供引发的停产。

提升竞争力

政府的倡议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工业企业,但是,这并非是一种企业的“爱国行为”,主要是因为近年来欧洲和亚洲之间的生产成本差距已经缩小。,法国知名药企Corden Pharma总裁米冲(Yves Michon)注意到,“连续性化学等新技术的发展让现在的生产成本更具竞争力。在某些原材料上,我们甚至有能力将成本降至与中国类似。”该公司目前还为摩德纳研发的疫苗提供类脂原料。

不过,合成有机化学工业与生物化学联合会Sicos Biochimie会长图哈耶(Vincent Touraille)则警告说:“不可能将所有主要生产线都回迁,因为规模太大了。”他认为,医疗卫生自主应该是在欧洲层面讨论而不是在法国。

除了政府推出的资金刺激措施外,一些药企尤其希望针对药品的销售价格做出调整,他们认为目前药品价格过低,不利于提高企业竞争力。“我们不应该只专注于工业产能。除了回迁以外,还要重视吸引新药生产企业在本土生产。这只能通过组建一条结构紧密的完整产业链来实现”,法国药企游说机构里姆(Leem)总裁科莱特(Frédéric Collet)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