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Delta和Omicron的混血儿Deltacron问世了

报导称,到目前为止,塞浦路斯大学生物科学教授科斯特里基斯(Leondios Kostrikis)团队已经发现了25例新变种病例。其中11个来自因COVID-19住院的人,14个来自一般人群。住院患者的病毒突变频率更高,这可能意味着Deltacron与住院治疗之间存有关联。

1月7日,这25个Deltacron病例的序列被发送到追踪病毒变化的国际数据库GISAID。现在判断是否有更多病例或这种新毒株可能产生的影响还为时过早。

科斯特里基斯教授周五在接受Sigma TV采访时说:“我们将在未来看到这种菌株是否更具病理性或更具传染性,或者它是否会超过两种主要菌株,即Delta和Omicron。” 但他个人的观点是,这种菌株也将被高度传染性的Omicron变种所取代。

自从具高度传染力的Omicron变异株于去年11月底在南非首度现踪以来,全球新增确诊病例暴增了270%。法新社统计显示,在1月1日到7日期间,全球每日平均新增210万6118人确诊感染COVID-19(2019冠状病毒疾病),而2021年12月23日至29日期间,每日平均新增确诊刚突破100万大关,亦即确诊数于10天内就翻升1倍。

令人乐观的另一面是:COVID-19相关死亡仍处于2020年10月以来的最低水准,今年1月1日到7日期间平均每日6237人染疫不治。

在南非,Omicron于2021年11月下旬开始,在12月20日左右达到顶峰,现在正处于这一波的尾声。该国的每日新增病例数量曾经比之前的任何一波都多,但住院率却较低。此外它的死亡率非常低——大约比Delta低10倍。

为什么Omicron的毒力似乎不强,但传播速度却如此之快?香港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Omicron在人类支气管中的感染和增殖速度,比Delta和原始SARS-CoV-2快70倍,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Omicron可以更快地传播。该研究还表明,肺部的Omicron感染比原始的SARS-CoV-2低10倍,这可能是疾病严重程度较低的一个指标。

在Delta变种流行的同时,Omicron继续在全球肆虐,在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出现新冠病毒不同变种的同时大流行。新年后,美国平均每天报告超过600,000例新病例,比前一周增加了72%,创下了大流行的纪录。

两种病毒变种同时流行,但由于筛检工具的局限,欧洲和美国的大多数医师目前无法即刻判断确诊者感染的究竟是Omicron?还是Delta?,由于治疗两者的用药迥异,病患很可能因此错失治疗先机。

“纽约时报”报导,感染Delta变异株的重症高风险病患,可从两种单株抗体治疗,极大改善病情,降低住院和死亡风险,但治疗Delta的药对Omicron很可能无济于事。目前治疗Omicron有效的,只有一款供货非常短缺的第3种抗体疗法。

不过,由于Omicron传染性强烈但毒性小的特点,使得一些研究人员乐观地期望Omicron感染可能可以让它阻击其它危险的变种。

由非洲健康研究所的科学家与英国、德国和美国的科学家共同撰写的一项研究报告发现:Omicron 感染的人能增强对 Delta变种的中和作用,也就是获得免疫力”。他们发现第14天收集的有症状Omicron患者的血浆,中和Delta、SARS-CoV-2的能力,是第1天从同一患者收集的血浆的4.4倍。这意味着,在患者感染 Omicron后的14天中,对Delta感染的保护显著增加。

发现Omicron感染能防止当前已知变种感染的信息,确实令人乐观。但塞浦路斯研究人员发现一种结合了Delta和Omicron变体的“混血”新毒株的最新消息,又使人不安。

但愿塞浦路斯大学生物科学教授科斯特里基斯的个人观点能够得到验证,他认为这种结合了Delta和Omicron变体的新毒株,也将被高度传染性的Omicron变种所取代,从而将可为人类走出2019年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灾难带来一线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