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2022法国总统选举:极右翼再度挑战,共和防线是否安在?

十年努力掩盖锋芒 玛丽娜-勒庞再次挑战

玛丽娜-勒庞再次闯入总统选举第二轮角逐凸显她领导下的极右翼政党逐步在法国政坛站稳脚跟的进程。如果说2002年,她的父亲让-玛丽-勒庞闯入总统大选第二轮角逐超乎所有人预期的话,让-玛丽-勒庞领导的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此后在各项选举中,一直难有起色。玛丽娜-勒庞自2011年起接过国民阵线党领导权后,开始稳步推行该党去妖魔化,不断抹平棱角,修饰、缓和该党纲领中极具种族歧视、排外色彩的主张,拉开与其父否定希特勒纳粹政权罪行言论的距离,并将其父亲老勒庞排除于党外。这项努力逐渐取得成效,该党在各项选举中的支持率不断上升。2014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国民阵线党甚至成为法国政坛支持率最高的党派。2017年总统选举首轮投票中,玛丽娜-勒庞更以21.3%的支持率,进入第二轮角逐,远高于其父亲在2002年以16.86%的支持率进入第二轮角逐的成绩。国民阵线党不再是法国政坛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政党。玛丽娜-勒庞似乎也被接受为一个正常的政党领导人。不过, 2017年在总统大选第二轮角逐中,玛丽娜-勒庞在与马克龙的电视辩论中表现拙劣,难以自圆其说。法国退出欧洲联盟、退出欧洲统一货币的主张尤其令不少选民心生不安。她以不足34%的支持率,惨败给对手马克龙。面对2022年,不难想象玛丽娜-勒庞要挽回此前败绩、并最终成功登上总统宝座的决心。

但这个在2018年改名为国民联盟的极右翼政党纲领的核心主张其实并未改变。她虽然不再明确主张让法国退出欧盟或退出欧元区,但其多项经济与社会政策主张其实难以在欧盟的框架下推行。在新冠疫情以及俄乌战争推高物价的压力下,主打民生和购买力议题虽然为她赢得不少底层选民的支持,但其纲领中的种族歧视与排外主张并未消失。要将“国民优先”写入宪法事实上将把这种内外有别的歧视纳入国家根本大法,并由此为未来的其它歧视政策埋下伏笔。俄乌冲突将战火引至欧洲战场之际,玛丽娜-勒庞也并未放弃亲俄的立场。在上周的外交政策介绍会上,她不仅希望法国退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军事机构,而且主张北约应当与俄罗斯亲善……

社会分化对立进一步弱化共和防线

不过,如果说2022年总统选举,玛丽娜-勒庞从未如此接近总统宝座的话,相较于2002年总统选举,法国朝野呼吁抵制极右翼政党的“共和防线”已经不再坚固。2002年,其父让-玛丽-勒庞进入第二轮角逐,全法国近150万人走上街头说不。谋求连任的希拉克最终以民主选举少有的超过80%的支持率,高票在第二轮选举中获胜。2017年,玛丽娜-勒庞与马克龙首次在第二轮角逐中对垒,并未能在舆论中引发同样的大地震。但共和防线虽然已经不再强势,也仍然得以让首次经历选举洗礼的马克龙以66%的支持率,顺利当选。但时至2022年,总统选举首轮投票,凸显法国政坛极端势力的强势,玛丽娜-勒庞再以好于2017年的成绩进入第二轮角逐。尽管多位未能进入第二轮的竞选人呼吁抵制极右翼政党执掌法国最高权柄,但船大难掉头,首轮投票前,各路政党明确的坚决反对马克龙连任的立场,使得本已经不再坚固的组成共和防线的呼吁越发缺少信心和说服力。

法国政治光谱中代表极左翼力量的法国不屈服党在首轮投票中赢得超过22%的支持,成为面对第二轮角逐有决定性意义的第三大党。但该党候选人梅朗雄虽然再三呼吁其支持者不要投票支持玛丽娜-勒庞,但也并未呼吁他们投票支持马克龙。内部咨询的结果显示,近三分之一的支持者可能投白票或不去投票。但法国选举法中,白票不在统计范围内。白票或许可以表达某种对马克龙与勒庞再次对垒格局的不满,却也与弃权票一样,为本次选举增添更多的未知数。

第五共和国治下的法国政坛常年有左右之分。但总统大选第一轮角逐中的对立,通常在第二轮角逐中变成合纵连横,跨越政治分野,谋求最大公约数的偏中努力。如果说本次选举中,极端政党的强势,凸显传统党派面对日益分化、对立的法国社会未能拿出相应的纲领的话,不仅两位候选人争取中间选民的努力变得更加困难,而且这种与极右翼政党的二元对立也在很大程度上缩小了政治辩论的空间。两天前,法国一些城市均发生规模不等的反对极右翼政党的集会活动,但上周也有巴黎政治学院、索邦大学等高等学府学生,罢课、占领校园,抗议这次第二轮角逐的二元对立格局。他们既不想支持马克龙,也不想支持玛丽娜-勒庞。

马克龙与玛丽娜勒庞之间的对立不仅仅在施政方针,更在这些纲领描绘出的社会经济政治图景。无论如何,4月24日的投票将确定未来五年谁将执掌法国最高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