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阿富汗难民何去何从?

冯德莱恩与西班牙首相桑切斯一起参观了位于西班牙托雷洪德-阿尔多斯的接待中心,来自阿富汗疏散当地人员的客机相继抵达那里。阿尔多斯机场已成为接待撤离阿富汗的欧洲公民以及曾与国际机构合作过的阿富汗民众的接待中心。欧盟将在这个军事基地,对来自阿富汗的各类人员进行分配,将他们分别送往欧盟27国。

 

在阿富汗境内,外国人和阿富汗合作者的撤离工作仍在继续,另有大批阿富汗人仍在试图逃离。不过,撤离工作进展缓慢,与此同时,塔利班否认其阻止阿富汗人离开该国的做法。

一名北约官员披露,自塔利班武装分子进入首都喀布尔以来,约有 12000多名外国人和曾为大使馆及国际援助组织工作的阿富汗人撤离阿富汗。不过,疏散过程缓慢,因为这项工作充满风险,北约不希望在机场外与塔利班成员或平民发生任何形式的冲突。

据报道,自周日以来,至少有 12 人在机场内外死亡,与此同时,全副武装的塔利班敦促没有旅行证件的人回家。

随着塔利班的夺权,许多国家担心阿富汗乱局进一步扩大,甚至再次掀起难民潮。一些周边国家担心困扰欧洲的2015年难民危机重演。

对此,美国政府周五做出表态,宣布将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通过土耳其、英国、德国、意大利和阿联酋等多个国家的转机航班将撤离人员送往美国。美国总统也发表讲话,承诺将撤离所有想要离开阿富汗的美国人,并表示:将竭尽全力为阿富汗盟友和伙伴,以及那些可能因为与美国有联系而成为攻击目标的阿富汗人提供安全撤离。

在这样的背景下,加拿大移民部长马可-门迪奇诺周五表示,如果美国或其他盟国提出要求,加拿大将考虑接受更多的阿富汗难民。他还表示,如果有阿富汗人在执行任务期间协助了联盟伙伴,并且也符合人道主义重新安置计划的标准,那么,加拿大则应准备考虑这样的安排。加拿大在 2011 年从阿富汗撤出了大部分部队,但参加了北约训练阿富汗军队的任务,直至 2014 年。

欧盟27国将如何应对阿富汗难民问题?各国将如何承诺以及是否同意接受阿富汗难民?目前尚不明了。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提到这一问题的敏感性时坦诚,移民问题是欧盟的一个棘手问题。2015年,数十万叙利亚难民涌入欧洲,令许多国家陷入难民危机。如今,面对阿富汗难民,欧盟表示:过去20年,欧盟在阿富汗帮助重建与推动民主现代化留下不可磨灭痕迹。欧盟有义务继续支持阿富汗人民。 欧盟同时表示:愿意帮助接待阿富汗难民的国家将获得欧盟的预算资助。

此外,阿富汗撤离工作中还有一个不容忽略的问题,便是那些曾为前政府工作过的人员,以及新闻工作者的未来命运。由于种种原因,所有这部分人不可能全部撤离,因此,他们的未来命运令人堪忧。一名曾在库纳尔(Kunar)省地方电台工作过的年轻人,对自身未来的安全深表不安。作为面临风险最大的人员之一,他已有数天时间不敢出家门。他的父亲曾为教育部的一名官员,遭到塔利班解雇,从此便失去了继续从事就职的权利,并遭到塔利班的人身攻击,异常恐惧,也只得呆在家中不敢出门。他们期盼着有朝一日,能够重新挺直腰板,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这些人将如何逃离受到镇压的厄运,是一个值得关切的问题。北约呼呼塔利班为所有打算离开该国的民众的撤离打开绿灯。

此外,在阿富汗的乱局下,该国民众将如何抵抗塔利班,受到世人关注。近天来,在首都喀布尔以及东部城市阿萨达巴德(Asadabad)和贾拉拉巴德(Jalalabad),纷纷出现反对塔利班接管的抗议活动。多名抗议者倒在塔利班的枪弹之下。当地局势十分危机,所有人都生活在恐慌之中,未来充满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