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阿富汗撤离困难重重 难民安置更棘手

美联社报导,拜登表示,自本月14日以来,美方已撤离约2万8000人。拜登称,美军已为寻求登机的美国人和其他民众加强提供进入机场的管道,机场周边阵地已向外拓展,“安全区域”也随之扩大。拜登重申,美方秉持“坚定不移的承诺”,要让美国公民和身处险境的阿富汗人平安离开。

随着时间的推移,喀布尔机场的情势日益紧张,除了十多人在原因尚不明确的背景下死亡的消息外,德国联邦国防军周一在推特上表示,阿富汗安全部队与身份不明的人袭击者在喀布尔机场北门交火,美军与德军皆卷入战斗。这起事件导致一名阿富汗部队成员丧生,另有3人受伤。在喀布尔,数以千计人继续涌向国内唯一还在运作的机场,拚命想办法离开。但据法新社也报道,塔利班今天在首都喀布尔机场外逼退数千名拚命要逃离的民众。一名北约官员20日说,自塔利班接管首都后,已超过1万8000人搭机离境,但不确知有多少是阿富汗人。

阿富汗长年冲突、政局极不稳定,据报道早有220万难民暂避邻国、350万人流离在国内,塔利班时隔20年重掌大权后,又多了成千上万人仓皇逃离家园。因此除了安全撤离外,目前国际社会面临的另一个大问题是如何安置阿富汗的难民。目前各国面对阿富汗难民的立场不尽相同,有些国家允许阿富汗人避难,有些则表明不会给予庇护。

各国对接待阿富汗难民立场

与阿富汗相邻的伊朗在3个边界省为难民搭建了紧急帐篷,一名内政部高阶官员说,所有抵境的阿富汗人都会“在情况好转后被遣返”。联合国数据显示,伊朗已收容近350万名阿富汗人。

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6月曾说,若塔利班掌权,就要封锁与阿富汗的边界。但还是已有数千名阿富汗人进入了巴基斯坦。

塔吉克斯坦7月表示,正准备收容10万名阿富汗难民。

美国并未明确表态要接收多少难民,但总统拜登已批准拨出5亿美元,针对“难民、冲突受害者及其他因阿富汗情势而陷入风险的人士,包括特别移民签证的申请人”,用于他们“意料之外的紧急难民及移民需求”。

英国已宣布接纳2万名阿富汗难民的长期方案,第一年允许5000人于英国落脚;加拿大承诺安置2万名阿富汗人,尤其是在塔利班统治下最受压迫的人,包括政府员工和女性领袖。

澳大利亚表示,将在人道签证计划中提供3000个名额给阿富汗人,但整体签证发放数量不会再增加。

欧洲联盟呼吁各成员国向阿富汗难民打开国门,但多个欧盟成员国的官员说,他们极力避免重蹈2015 年移民危机的覆辙。当时大批难民获准进入欧盟,引发多国极右派强烈反弹。

德国表示将收容一些阿富汗人,但数量未定。

法国总统马克龙曾说,欧洲必须“保护自己不面临来自阿富汗的大批非法移民”。他说,法国将“保护处于最险境的人”,但“欧洲不能独自承担现况的后果”。

 奥地利和瑞士已经明确排除收容任何阿富汗难民。

北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都表示,会依美国要求,暂时分别收容450人和300人,这些难民将待到美国移民签证所需文件安排好为止。科索沃也正规划为即将前往美国的难民提供临时庇护,但不确定人数。

 土耳其总统艾尔多安说,政府会与巴基斯坦合作,协助阿富汗情势稳定下来,并防止新一波难民来到土耳其。

东非国家乌干达同意收容2000名阿富汗难民。这个接纳的难民人数是全非洲之最,也与巴基斯坦并列全球第3多,次于土耳其和哥伦比亚。

美国目前与多国密商致力于达成协议,以暂时收容为美国政府工作的阿富汗人,但是俄罗斯总统普京说,他反对西方国家把阿富汗难民安置在俄国周边的中亚国家的构想,并说恐有塔利班民兵混在难民中;俄罗斯给与前苏联时期的中亚国家民众免签入境。

与阿富汗接壤的伊朗和巴基斯坦接收了最多阿富汗难民和庇护申请者。根据联合国难民署数据,去年近150万人逃到巴基斯坦,伊朗也收容了78万人。而目前就庇护申请人数计算,也就是提出庇护申请但尚未获准的人数,接件最多的3个国家为土耳其(12万5000人)、德国(3万3000人)和希腊(2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