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遭下毒 被囚禁 普京头号大敌纳瓦尔尼荣获萨哈罗夫奖

“几乎付出生命的代价”正是纳瓦尔尼的真实写照。作为普京的头号敌人,纳瓦尔尼曾遭下毒,在德国获抢救返国后立即被打入监牢,他的组织被除名。但是,在他的监狱深处,颇具威望的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继续与普京对抗。

面对政权不屈不挠的斗志,最终使这位金发蓝眼,很上相的两个孩子的父亲获得了欧洲议会本年度的萨哈罗夫奖,这一珍贵奖项的名称本身就取自于前苏联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萨哈罗夫。

仅仅十余年时间,现年45岁的前律师成为俄罗斯总统普京以及被他重新命名为“窃贼与骗子党”的俄罗斯统一党最主要的对手。他的战友,多年来有的被迫流亡,有的被迫沉默,而鲍里斯·涅姆佐夫则惨遭暗杀。

官媒排斥,国会没有任何席位,纳瓦尔尼通过阅读量极高的调查政权及精英腐败的视频获得了超级声望。

他的每一个视频都以“你好,我是纳瓦尔尼”开头,揭露俄罗斯深重的腐败,瞄准的有地方首长,有议员、部长……他的调查终于触犯了权势,2020年8月在西伯利亚遭人下毒,从此开启痛苦的疗程然后接着是诉讼,最后于2021年2月被判两年半徒刑。

这一事件开启了当局针对所有批评克里姆林宫独立媒体的镇压,在九月份立法大选前,纳瓦尔尼的组织被定性为“极端组织”,强行拆散。

如果说纳瓦尔尼从来都没有获得通过票箱对抗普京的机会,但毫无疑问的是,他是与克里姆林宫主人对峙的俄罗斯头号反对派。

2011-2012,纳瓦尔尼通过组织多次大游行获得名声,2013年,在莫斯科市政选举中,他获得第二名,仅次于普京的亲信。

即使今日身居监狱深处,纳瓦尔尼继续被视为是扎入普京脚心的一枚厉刺,尽管他有意不提普京的名字,设法为自己的人马鼓起精神。9月份,他在Instagram发声:“别为我担心,我将最迟会在2051年春天出狱”。

同月立法选举投票时,他号召“聪明投票”,鼓励他的支持者把票投给所有有望击败克里姆林宫人选的候选人。他的支持者认为这一战略取得了成功,因为普京当局最后被迫紧急灌票抢救本党的候选人。

对俄罗斯反对党,对于西方世界而言,毒害纳瓦尔尼是一个转折点,从那以后,克里姆林宫不容忍任何批评。

反对派认为,所有的证据显示,俄罗斯情报部门试图从肉体上消灭纳瓦尔尼。纳瓦尔尼本人则指责普京本人亲自下令置其于死地。纳瓦尔尼几乎被毒死,他在飞机上昏死过去,飞机被迫紧急着陆,他被立即送医院抢救,转往德国医院治疗后终于得救

欧盟的一些实验室后来在纳瓦尔尼身上找到了苏联军方使用的一种化学毒素,但是,克里姆林宫否认参与毒杀行动,并指控纳瓦尔尼得了“被迫害妄想症”。

对于纳瓦尔尼的所有支持者而言,他是一位英雄。

在德国经过五个月的治疗后,纳瓦尔尼于今年1月17日重返俄罗斯,尽管他很清楚,他将会被逮捕,果然,下车伊始,他立即被逮捕。

他随之呼吁俄罗斯人“不要有任何恐惧”,并公布一个调查视频,揭露普京的超级富豪朋友为其在黑海边上建造了极其豪奢的“宫殿”。

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幕极其罕见,普京本人被迫亲自在电视上出面否认,然而,纳瓦尔尼的视频在YouTube上浏览次数达到几千万。同时,成千上万的人走上街头抗议,但警方的严酷镇压很快终结了反抗运动。

尽管身在监狱,纳瓦尔尼继续通过亲信在社交网络发表信息,辛辣地揭露莫斯科近郊文明监狱的囚犯生活。他还在狱中进行了长达24天的绝食,抗议监狱严苛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