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苏丹军事政变将危及已经开启的民主进程

星期一,苏丹最高级别的军事代表布尔汉(Abdel Fattah al-Burhan)将军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解散临时政府及所有机构,同时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承诺将组建一个由“称职人员”组成的新政府。同时表示:军队将推进向民主过渡,目标是在2023年7月的选举后,将国家的领导权移交给一个文职政府。随后逮捕了总理及多名政府官员。

此一事件立即引发国际社会反响。周一当天,美国决定暂停向苏丹提供7亿美元的援助,并敦促立即恢复文职政府。周二,欧盟发出威胁,要求军方立即交回权力,否则也将停止对该国的财政支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则敦促军方立即释放被非法拘留的苏丹总理及官员,并谴责了军方的政变行为。

本次军事政变阻碍了苏丹于2019年开启的民主过渡进程。2019年4月,执政长达30年的苏丹总统巴希尔被推翻,过渡军事委员会执掌政权,但在街头连续不断的抗议示威压力下,为回应示威者关于实施民主过渡的要求,该国政权移交给非军方的文官政府。同年7月,苏丹反对派 “自由与变革力量”和过渡军事委员会达成权力分享协议,同意组建一个军事 – 文官联合权力机构,在三年多的过渡期内共同管理苏丹,随后将举行选举。

苏丹军方与反对派签署的这些协议旨在引导苏丹走向民主,但这条道路却充满荆棘。苏丹一直处于脆弱的过渡阶段,政治危机遭遇严峻的经济形式。在过渡政府执政的两年里,该国经济状况日益恶化。通货膨胀率已连续数月高位运行,9月份通胀率更高达360%。经济问题导致失业率攀升和贫困率上升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引发全国性的抗议活动。另外,该国还面临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估计数字显示:今年约有1300多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高通货膨胀、经济困境和深刻的政治分歧导致局势不断恶化。最近几周,各种团体多次举行抗议活动。一方要求立即建立一个纯粹的文职政府;另一方则要求军方解除目前的临时政府。此外,巴希尔的支持者曾多次试图削弱或推翻现政府。去年3月,总理哈姆杜克遭遇未遂暗杀事件。苏丹各方在签署协议后,还出现多次政变企图,最近的一次发生在今年9月,执政当局宣布挫败一起未遂政变企图。随后,大部分涉案官员被捕,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之后数周,军方一直要求“自由与变革联盟”改组内阁,文官政府则指责军方企图攫取权力。

苏丹开启的向民主过渡的进程得到国际社会认可。在经过了数十年的孤立之后,过渡当局通过提供民主的保障,通过在国际援助下进行公认的缓慢改革,以及为国家利益服务的承诺,获得了巨额债务减免的优惠,解除了美国因谴责巴希尔政权支持“恐怖主义”而实施的长期制裁,使本国货币相对稳定。然而,今次军事政变将危机该国融入国际的步骤,尤其将危及该国获取国际援助的进程。

针对苏丹局势,有专家指:如果包括西方捐助国家和世界银行在内的国际社会将威胁辅助实施,切断对苏丹的援助,该国在稳定经济方面取得的进展将付诸东流。不过,作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苏丹可能承受的经济制裁似乎并非最大灾难。军事政变可能导致这个东非国家再次回到空前孤立的境地。另外,对包括非洲之角及北非和萨赫勒这些饱受冲突蹂躏的整个地区而言,苏丹长期动荡的局势,将是又一场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