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芬兰-瑞典欲入北约会对欧洲防务版图产生怎样影响

毫无疑问,俄罗斯以北约组织东扩威胁其安全而发起的乌克兰战争正适得其反,将原本力图与北约军事同盟保持距离的两个北欧国家推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怀抱。仅仅几个月的时间,芬兰以及瑞典国内民意就发生历史性翻转。芬兰国内民意对加入北约的支持率迅速从20年来始终在20%-30%间徘徊的水平,推升到超过70%。一直回避讨论是否加入北约议题的瑞典,如今支持这项选择的民意也超过了50%。俄罗斯2月24日起对乌克兰发起的所谓“特别军事行动”显然让这两个北欧国家意识到了危险,意识到俄罗斯与邻邦发生另一场战争并非不可能。这种战争忧患感对于与俄罗斯共享1300公里长的边境线的芬兰来说尤其强烈。虽然这两个欧盟成员自1994年以来,就都在一项和平伙伴关系框架下,与北约合作,参加联合训练与演习。近年来,两国也参加了北约组织在阿富汗或在巴尔干国家的行动,但加入北约,意味着他们在遭遇侵略时,可以名正言顺地享受北约条款下的盟国保护,也因此可以置身于美国的核威慑保护伞之下。

对于北约来说,这两个北欧国家的加入,将把北约与俄罗斯的边境进一步向东推进。芬兰与俄罗斯边境线全长1300多公里,北约组织对俄罗斯的威慑能力无疑因此进一步加强。虽然这意味着北约需要为加强边境防务投入更多人力物力,但这两个北欧国家的加入其实也给北约组织带来更多军事力量。这个两个国家虽然长期拒绝军事结盟,但本国防务从未松懈,他们的军队拥有相当现代化的装备,远不是不堪一击的样子货。芬兰正规军虽然只有1万2千人,但其征兵制保证了每年有两万人接受军训,在发生战争的情况下,可以应征作战的人数达到28万,另外还有60万后备役军人。与其它欧洲国家相比,已经可谓军力相当充足。瑞典正规军5万人,2010年一度取消的义务兵役制自2017年起就已经重新恢复,一度开始削减的军备开支,也自2014年俄罗斯兼并克里米亚开始,重新增加。芬兰此前也宣布在2026年以前增加军备开支40%。

这两个国家预计在本周日也就是15日,正式提出加入北约的申请。但北约秘书长、美国高层负责人以及欧盟,尤其是法德两国在此之前,就已经都对这种可能性表示欢迎。两国近期其实已经开始陆续与北约成员国沟通、游说。但早期预料可能表达反对立场的匈牙利到目前为止尚未提出反对,反倒是两个多月来努力想在俄乌战争中扮演斡旋角色的土耳其提出异议,似乎给两国看起来顺利的入盟努力增添变数,因为接纳新成员的决定,必须经北约成员一致通过。白宫发言人13日表示,美方将努力了解土耳其的立场。有些分析人士认为,土耳其此时从中作梗可能更是希望以此作为条件,换取其它利益,比如购买迟迟未能交货的美国F-35隐形战机。

土耳其的反对可能是自有算盘,但也有法国学者对北约组织在俄乌战争背景下,吸收新成员,将边境继续向俄罗斯边境推进提出异议。法国地缘战略问题专家、巴黎政治学院荣誉教授Bertrand Badie14日接受法国新闻电台FranceInfo采访时就表示,他认为接纳芬兰与瑞典加入北约,是在给普京政权的宣传提供绝好借口,恰好坐实了普京的所谓北约东扩、威胁其安全的言说。他认为,接纳芬兰与瑞典的实际效益更是它的象征意义,而不是解决办法。他提出两点理由,一是眼前危机的根本问题是自1989年以来,欧洲没能建立起一个将俄罗斯包括在内的安全体系,二是这两个欧盟成员加入北约组织,将会进一步模糊北约与欧盟的界限,使得欧盟的自身特性、欧盟面对北约,面对美国的自主能力更加模糊不清。

自俄乌战争爆发以来,西方国家到目前为止得以保持了高度团结一致,但随着战争持续,内部分歧开始显露。法国总统马克龙持续保持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话的做法近日越来越多的质疑,而美国防长近期则明确表达了要尽可能削弱俄罗斯的战略目标。尽管欧洲各国目前在支持乌克兰议题上并无异议,但如何在战争之后,面对俄罗斯保证欧洲安全,美欧的战后设想是否完全一致尚需观察,北约将对两个北欧国家提出怎样的安全保证也尚需明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