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经历解放和权益改善的20年后,阿富汗女性担心噩梦重现

当激进伊斯兰组织塔利班8月15日以超出所有预计快速攻陷喀布尔之后,首都机场人群拥挤争相撤离的悲情景象充分反应了阿富汗人对前景的绝望和恐惧,而长期作为社会弱势的女性更加命运堪忧。阿富汗女性的生存状态在过去20年间的不谢努力下有了明显的改善,一代女性在自由和享有各种权利中成长,但塔利班的重返阿富汗,以及塔利班令人并不感到明确的意图让她们担心未来将噩梦重现,失去这些年来努力所获得的改善。

在塔利班1996-2001年统治时期,在阿富汗实施了极其严格的伊斯兰教法,女性被禁止外出工作和学习,女童不得上学,女性在公共场合必须穿遮盖面部的罩袍,只有在男性亲属的陪同下才能出门。被判通奸的女性则被在广场、体育馆等公开场所施以鞭刑或“石刑“处死。

20年后的塔利班重新掌控阿富汗后,正极力向世界展现温和的面孔,试图平息自叛军占领喀布尔以来笼罩全国的恐惧情绪。塔利班发言人一再承诺,将在遵守“伊斯兰价值观”和教法的前提下尊重人权,特别是妇女的权力。然而,人们在电视画面中看到一名塔利班官员接受女记者提问的罕见场面之后不久,是国家电视台著名女主持人及几名女性员工被塔利班宣布无限期暂停职务。同时已有零星的迹象表明,至少在一些地区,塔利班已经开始重新实施旧秩序。一些省份女性被告知在没有男性亲属陪同的情况下不能离开家。有目击者说,在阿富汗西部的赫拉特,塔利班武装分子守卫着大学大门阻止女学生和女教师进入校园。一些地区,女校从去年11月塔利班夺取控制权以来一直是关闭的。妇女出于担心在上街时开始穿从头到脚的罩袍。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此前发言中对阿富汗迅速演变的局势以及妇女和女童的未来深表关切,他强调,保护阿富汗妇女和女孩来之不易的权利至关重要。

报道指,在美军进入阿富汗、推翻塔利班政权以来的近20年间,在这个保守、贫困和重男轻女国家,妇女的权利取得了长足进步。美国投资了超过7.8亿美元来促进女性权利。世界银行的数据的显示,在2001 年,该国公立学校中没有一个女学生入学,而2020 年该国已有 超过350 万名就学女孩;女性进入了各种职场,她们加入军队和警察部队、担任政治职务、参加奥运会、在机器人团队中攀登工程高峰,这些机会在塔利班统治时期都是不可想象的。对于阿富汗新一代女性,她们从小就就读于学校、对未来有无拘无束的梦想,塔利班时代对她们是一段古老的历史,而命运时光倒流令她们几乎无法理解,多年所受的教育和对未来的憧憬抱负面临毁于一旦。一名26 岁的非政府组织成员扎赫拉 (Zahra)向美联社说, “像我这样努力学习和进取的女人,现在怎么可能躲在家里待着?” 但一个月来面对塔利班的进攻她已经被迫停止去办公室工作。

面对一些女性则选择勇敢和不屈服,阿富汗一个名为Learn“学习”的非政府组织的创始人和负责人杜拉尼( Pashtana Durrani)就决定留在阿富汗,继续为保障女孩接受教育而竭尽努力,甚至做好秘密地下办学的准备。她在接受法国服务器记者施密特采访中这样说,

杜拉尼:是的,我为自己的生命安全担心,因为目前的局势混乱,出国避难当然是一种选择,但这里有依靠我的人,我不能放弃他们。除此之外,我绝对希望能够留在我的国家。

我会继续在这里做我该做的,说我该说的。我告诉自己,塔利班的力量不足以让我沉默。我将继续主宰我的命运,我不会让自己沉默。我们将看看谁最终获胜!

目前,学校仍然关闭,但我们希望它们能尽快重新开放。否则,我们将尝试寻找新的教学办法来确保女孩的教育。我们已经在考虑开设一所非官方的地下学校。卫星技术可以帮助我们将课本内容发送给学生。我们已经有了一些无需联网就可运行的应用程序的经验。会有解决办法的。孩子们想学习,女孩们会不惜一切代价继续学习。我们将竭尽全力帮助他们。

另一个为争取妇女权益的非政府组织WAW(妇女为阿富汗妇女)负责人维斯瓦纳特接受法国电视24采访时呼吁国际社会关注阿富汗人权活动人士的安全,她说,希望今后机构能够继续在阿富汗开展工作,但目前最迫切的任务是疏散当地为该组织工作的500 名员工。一名坚持留在喀布尔的非政府组织阿富汗妇女网络的创始人塞拉吉说,她不会离开阿富汗,自己感到没有什么可害怕的,因为没有做错什么,虽然她自己已经 73 岁了,但感觉仍然有很多能量,希望完成已经开始的项目和工作,希望为在阿富汗的姐妹们提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