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精神自由的残杀者——宗教裁判所第八节 火刑架上的圣女贞德之五 贞德被俘

问:勃艮第是法国的属国,他们为什么要帮英国人呢?

答: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我尽量简单地解释一下,否则听友们不明白贞德为什么会落到勃艮第人手中。在英法百年战争中,英国人有几次大胜法国人。在普瓦捷之战中,法王约翰二世做了英国人的俘虏。在战斗中,他的四子菲利普作战勇敢,人称“大胆的菲利普”。当约翰二世被法国人赎回来之后,他就将勃艮第公国封给了大胆的菲利普。但是另一个支系,也就是疯王查理六世的弟弟奥尔良公爵路易一世,试图通过担任摄政的位置,从疯王查理六世手中,夺回权力,自己称王。这就构成了奥尔良派,也叫阿尔玛尼亚派和勃艮第派的争斗。所以当时法国王室是内忧外患齐来。外患是英国人,内忧则是王室各支系的兄弟阋于墙。前面我讲到过,贞德曾给勃艮第派的人写信,要他们和法王和解,共抗英国人。但这只是贞德善良的愿望,以她的单纯是想象不到宫廷、王室内争权夺利的残酷的。她天真的认为,勃艮第人是法王的臣属,他们之间的矛盾是内部矛盾,所以最好讲和。她说,“和勃艮第派讲和,同和英国人讲和,这是两回事儿。与勃艮第公爵,我通过信件和使节,要求他与国王讲和。至于英国人,他们必须回英国去,才有和平”。听友们可以看出来,正像我们上次所说,贞德直觉地具有了民族的意识。尽管当时民族国家这个观念还远未流行。所以当时作为和法王有领属关系的勃艮第人会和英国人结盟,因为他们只想在这场战争中为自己谋利,在利益驱动下,是不会有什么民族大义的。

问:这么看起来,贞德其实是面对着两个敌人。

答:对。只是一个在明面上,是英国人。另一个却是面目不清,是勃艮第人。法朗士在谈到法国瓦卢瓦朝各支系时说,“对穷苦地区的可怜农民来说,阿尔玛尼亚派和勃艮第派是半斤八两。不过当他们看见出生于圣路易家族的国王时,他们可能又稍稍恢复希望与信心,因为这个显赫的法兰西王族,享有公正与慈悲的盛名”。此时,败在贞德手下的英国人,心中的忿恨难以言说,因为这些身经百战的大男人,又都是有爵位的贵族,却让一位几乎不识字的牧羊女从奥尔良城赶走,真是情何以堪!于是,贝德福公爵给查理七世写了封信,他指责查理七世是借一位女巫之手获胜。这是英国人为自己的失败寻找借口,却同时也为贞德的命运埋下了地雷。因为当时正是宗教裁判所兴盛之时,他们正在欧洲各地寻找女巫呢。查理七世这一阵子可谓顺风顺水,他收复了桑利斯,而且兵临贡比涅。贡比涅的百姓愿意归顺百合花,于是贞德伴随国王顺利进入了巴黎北边的这所重镇。贞德当时信心满满,要以此为基地攻占巴黎。同时,查理七世也收复了博文这座重镇,这引起了博文大主教科雄的愤怒。他对贞德在国王军队中的威信极为不满,因为作为一位老神学家,他无论如何不相信这位牧羊女能和上帝直接交流,他认定贞德是个巫女。就是这个科雄在后来迫害贞德时,发挥了重要作用,以至有一句名谚说,“一头猪害死了一位贞女”,因为科雄Cochon就是法语中“猪”这个词儿。这个我们到后面再讲。贞德和阿朗松公爵一起攻下了圣德尼,这里是法兰西历代国王的埋骨之地,可以说拿下圣德尼,巴黎的大门已经打开。可是狡猾的英国人并未和法王在巴黎开战,而是把巴黎交给了暗中支持自己的勃艮第派。贞德在巴黎 兵临城下,激起了索邦神学院里那些神学家们的恐慌。

问:索邦神学院对贞德的质疑,是不是因为她坚持要把巴黎交给查理七世?

答:我想这和贞德在法王阵营中威信日增有关。因为在法王不断收复失地,英国人败相渐露的过程中,贞德的作用十分突出,因为在那个信仰的时代,一个人能够和上帝直接交流,还依照圣人的指示连打胜仗,这对鼓舞法兰西的事业影响极大。很显然,这让那些神学修养深厚,自认是真正的上帝代言人的神学家感到羞耻。一个毫无神学知识的牧羊女,竟然凌驾在他们头上,这无疑会引发强烈的妒忌心。我们知道,妒忌心是一种要命的毒素,而且因妒忌而提出的指控,总会冠以某种正当的理由。法朗士在他的《贞德传》中,记下了索邦神学院的学者对贞德的指控。我来归纳一下这些指控。首先,他们认为不能凭贞德的说法,就相信她是被上帝派来拯救法国的人。因为所有的异端都可以这么说。第二,贞德不仅不能提供证据,说明她是受上帝的派遣,而且她的行为更像是受了魔鬼的派遣。第三,贞德鼓动战争,而且她不断地用所谓的预言来取得胜利,这些预言其实就是巫术。第四,每次征战,贞德都身着男装,这违反了《圣经》中的话。他们的结论是说,贞德的行为完全是异端的行为。她必须接受宗教裁判官的审判。这群所谓的学者,竟然派人去罗马,面见教皇,控告贞德是假预言家,是巫女。很明显,这些神学家的指控,完全经不起辩驳。其实,查理七世也不相信这些指控,他还指望贞德能给他带来新的胜利,因为毕竟是贞德鼓动他为自己的王国而战,并带领他去兰斯加冕。于是查理七世在1429年12月29日,给贞德颁发了受爵诏书。但奇怪的是,自贞德受爵之后,她就一直有一种预感,就是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了,自己将被敌人俘虏并处死。

问:贞德似乎真有一种预知力,她的预言几乎都实现了。

答:是的,我对这种近乎奇迹的事情给不出解释,可能历史学家记载贞德的事迹时,把那些实现了的预言都记下来了。所以我们只能看到她的预言不断实现。好,我们回到战场。在法王占领了贡比涅之后,勃艮第派就不断想夺回这座城,因为英国人在贞德领军之下,一退再退,和英国人结盟的勃艮第派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他们一直渴望能摆脱法国王室,自己从法王领属的大公国变成独立的王国。乘法王向巴黎进军之时,勃艮第人杀了个回马枪,集中力量猛攻贡比涅,贞德带来一支她自己召集来的部队,回防贡比涅,在激烈的战斗中,贞德手下的人被打散。当他们想退回城中时,城里的守军忙乱之中,扯起了吊桥,把贞德丢在了城外。贞德反身杀入敌阵,不断高喊,狠狠地打,向前冲!这时,一位叫利奥内尔的弓箭手,站在贞德的战马侧面,狠狠地抓住了贞德身披的金色战袍,把她硬拉下马。这时,一群人就高喊,抓住贞德了,抓住贞德了。勃艮第人士气大振,贞德的部队立即溃散,她就这样落入了勃艮第人之手。这又证实了她自己的预感,“我将被人俘虏”。而据说,勃艮第人抓住贞德,比抓住查理七世国王还要兴奋,因为他们知道,有贞德在,查理七世才有战斗力。好,我们今天先讲到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