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精神自由的残杀者——宗教裁判所第七节 火刑架上的圣女贞德之四 兰斯加冕

问:贞德的战绩应该让查理信服了吧?

答:这事儿谁也说不准,但他确实发了一个公告,其中赞扬了贞德。同时,国王枢密院的几位大臣说,他们相信贞德有来自神的命令。她只要在场,就能带来神助。当时,有几位军事首领建议,继续向卢瓦河的下游攻击英军,但贞德不同意,因为该干什么,贞德只相信她听到的声音的指引。而指示是明确的,带领太子去兰斯加冕。她见太子迟迟不行动,心中着急,几次去催促他,说,“我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了,要抓紧时间,好好干”。后来有研究贞德的人,对她的这句话,有许多解释。因为贞德1429年5月解放奥尔良,却在1431年5月被宗教裁判所烧死,所以她陪伴查理太子活动的时间只有一年多。研究者们奇怪,这位少女怎么能预感到她的时间不多了呢?要知道,她上火刑架的时候才19岁,正是花季少女。谁能想到她后来的命运竟如此悲惨?一天,贞德去见太子,她突然跪下,抱住查理的腿说,“高贵的太子,不要再这样商量来商量去了,我们要立刻去兰斯接受您应该得到的祝圣”。太子却不回答她的请求,反而问贞德,“这是你的参谋们告诉你的吗”?可见他对贞德不断接受上天神秘的指示,还是很怀疑的。贞德立刻告诉他,“是的,是那些声音在激励我”。查理又轻声地问贞德,“你能不能当着这几个大臣的面,告诉我们,你的那些参谋是如何对你说的?”贞德感觉到这些人对她的怀疑,于是她真诚地说,“当人们不轻易相信我时,我感到伤心。于是我躲到一边,向神抱怨。做完祈祷后,我立刻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说,‘神的女儿,去吧,我会帮助你’。于是我充满了喜悦”。贞德在说这番话时,抬眼望天,双手合在胸前。请听友们记住贞德的这个姿势,这是她的一个典型的姿势,后面我还会提到。在场的人都被她的自信与虔诚惊呆了,因为她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表现出一种无法形容的崇高。于是,查理和他的枢密院,终于下定决心,听从贞德,挥师东进。

问:在前往兰斯的路上,特鲁瓦是绕不过去的吧?

答:对,攻下它通往兰斯的道路就算打通了。但查理仍然犹犹豫豫,甚至打算绕过它。又是无休无止的讨论,这时贞德突然走进来对国王说,“高贵的太子,请下令进攻特鲁瓦吧,不要再讨论下去了,我保证三天之内您就能进入这座城”。人们在贞德的催促下,终于开始行动。贞德又是身先士卒,整夜在准备进攻。她让人用柴捆填满护城壕沟,架起了火炮,特鲁瓦的守军害怕了,于是投降。这时,有一位特鲁瓦城中德高望重的神父里夏尔出来对城里的民众说,“神派贞德来辅佑太子,领他去行加冕礼,我深信贞德有能力洞察神的旨意,我看除了施洗者约翰之外,天堂里任何圣人都比不上她”。不过,听友们恐怕想不到,这位里夏尔神父一开始坚信贞德魔鬼附身,但是当他和贞德交谈之后,并且又看见贞德的行事方式,便坚信,贞德是奉天主之命来拯救法国的人。里夏尔神父在特鲁瓦城很有威信,所以民众便纷纷跟随他归顺了贞德。而且,这群归顺的人,首次喊出了“法兰西的查理国王万岁”,就这样贞德带领查理太子的部队,秋毫无犯地通过了特鲁瓦城。7月16日,这是一个周六,查理太子在贞德的陪同下,进入了兰斯。

问:为什么贞德一定要带查理太子去兰斯加冕呢?

答:你的这个问题,在当时就有人问。查理宫廷中的枢密院,曾经有人建议,干脆就在刚刚攻占的奥尔良加冕算了。但贞德坚持一定要去兰斯,和这些尸位素餐的大臣相比,贞德的意见是正确的。我前面曾提到过,法兰克王国,墨洛温朝的克洛维是第一个信奉基督教的国王,而法兰西一词就来自法兰克这个名称,它的意思是法兰克人的王国和它的文化。克洛维就是在兰斯教堂中行的涂圣油礼。传说中那是一只鸽子自天儿降,口衔一个玻璃油瓶,所以兰斯加冕意味着回到法兰西最深厚的根基处,这是法兰西的法统与道统之所在。法朗士认为,贞德表达了普通僧侣和民众的情感,他认为,太子从加冕礼中会获益良多。圣油将赋予国王华贵与尊严,他将光照法兰西和整个基督教世界。查理太子从一滴圣油中得到的力量,超过一万名长枪手。第二天也就是周日,法国王太子查理进入兰斯教堂,自此他就成为法国国王查理七世。贞德从上天接受的两个使命,终告完成。但那天让人尴尬的事儿是,以往法兰西国王加冕用的王冠,现今却在英国人手里。他们是从圣德尼教堂的珍藏馆中掠走的。所以那天查理七世只好以一顶简陋的王冠代替,加冕仪式上,贞德站在国王身旁,手持她攻克奥尔良时使用的那面白色的旗帜。贞德曾梦想由她把那顶富丽的王冠戴在国王的头上,但那天既没有富丽的王冠,她也没有给国王加冕。这个活儿由兰斯教堂的大主教干了。当查理登基仪式完成之后,贞德跪在国王面前,抱住国王的腿,流泪说,“高贵的国王,神现在高兴了,我解除了奥尔良之围,带您来兰斯城行神圣的加冕礼,以证明您是真正的国王。法兰西王国应该属于您”。国王给贞德的酬劳是,堂雷米村的村民,统统免除赋税。随后,贞德又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儿,她给勃艮第公爵写了一封信,请求他不要再和法兰西国王作战,他们要和解,基督徒要团结起来去进行十字军远征,与异教的萨拉森人作战。但是,勃艮第公爵不仅没有听从贞德的请求,后来还抓住贞德,交到英国人手里。

问:我看贞德在英法百年战争中起的作用,是唤醒了法兰西的民族意识。

答:你抓住了关键点。贞德的故事看起来是一个个的传奇,她的行为也似乎是在神的庇护下所实现的一个个奇迹。贞德心心念念的是要完成她所称之为“声音”的那种启示。但若我们仔细梳理历史,就会发现,她的行为有一个不变的目标,那就是法兰西的土地,必须属于法兰西人。而他们必须有一个国王作代表,他是法兰西主权的象征。专门研究英法百年战争的A. 佛雷奥里说,贞德的事迹,“对一些人来说,已经进入了本质上是民族主义的战争,法国的爱国主义确实已被点燃,尽管直到15世纪末,这种情绪在法国缺乏一个正式的名称,当时人们对一个国家荣誉感的焦点在于这个国家的国王”。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就能明白,为什么贞德的两大任务要以查理七世登基为完成。没有贞德,英法百年战争的结局可能完全不同,贞德确实是现代法兰西的奠基人。因此,我们对她后来的命运,不能不一掬同情之泪。

[法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