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第75届戛纳电影节关注乌克兰局势

在马里乌波尔被杀的立陶宛导演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持续,本周二戛纳电影节开幕,立陶宛导演曼塔斯·克维达拉维修斯 (Mantas Kvedaravicius) 拍摄的最后一部电影,在戛纳电影节开幕前一周被添加到官方竞赛电影名单中,并在5月19日和20日上映。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争打响,曼塔斯导演在2022年返回乌克兰,进入俄乌战争的中心,他想找到分别在2014年和2015年那些相识并被拍摄的受访者。不幸他于 4 月初在试图离开马里乌波尔时候被俄军抓住并被杀害,享年46岁,

曼塔斯导演拍摄的《马里乌波尔2》一片长达1小时45分钟,展示在俄罗斯炮火下乌克兰人艰难的生活,有悲惨的场面,也有对未来的希望。与他通行的未婚妻成功把拍摄的影片带回来,与曼塔斯导演的剪接师一起完成了这位导演的遗作。曼塔斯的制片人和朋友们想传播他的理念,就是期望以电影人,拍摄的电影来见证历史,尽可能远离媒体和政客的纷扰。

曼塔斯拍摄的第一部影片《马里乌波尔》在2016年入围柏林电影节。

两位乌克兰导演

两位乌克兰导演入围本次戛纳电影节,一位是著名的乌克兰导演谢尔盖·洛兹尼察 (Sergei Loznitsa) ,他拍摄的新片《自然毁灭史》根据德国文学巨匠赛巴尔德(WG Sebald)作品改变,讲述二战期间盟军对德国空中轰炸导致一些德国城市建筑被大规模破坏,该片在特别展映单元放映。

洛兹尼察导演在白俄罗斯出生,他喜欢用当今的视角重新审视历史,他的作品在全球电影节上屡次获奖,曾经多次入选戛纳电影节 。

他在2010年自编自导的剧情电影《我的幸福》曾经入围第63届戛纳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在2017年他指导的悬疑电影《温柔女士》再次入围第70届戛纳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2018年洛兹尼察凭借剧情电影《顿巴斯》获得第71届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的最佳导演奖,该片讲述发生在两三年前在顿巴斯的战争,给人的感觉就像目前的情况。

去年他拍摄《娘子谷大屠杀》讲述于1941年在基辅西部发生的针对3万犹太人的大屠杀。导演洛兹尼察的作品都隐晦地叙述战争,死亡和所带来的心理创伤和社会性后果。

另外年轻的乌克兰导演马克西姆·纳科内奇尼(Maksim Nakonechnyi)拍摄的《蝴蝶视觉》一片,讲述一位参战的女教师如何被劫持,通过交换战俘得以回国,该片入围本届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竞赛单元。

戛纳电影节社会的缩影

戛纳电影节期间有纷至沓来,光彩悦目的明星登上红地毯台阶,同样戛纳电影节关注时政议题,正如大家所知,戛纳电影节因抗拒当时法西斯主导的威尼斯电影节诞生。

那是在1932年意大利的墨索里尼创办威尼斯电影节,在当时成为法西斯的宣传工具,一部宣传法西斯的影片《奥林匹亚》获最高奖,让法国为首的民主国家的愤怒,法国人决定在1939年创办一个电影节来与之对抗,虽然在1939年原定于9月1日举行戛纳电影节,因德军入侵波兰导致法国和英国在9月3日对其选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第一届戛纳电影节未能如期举办。

俗话说好事多磨,直到1946年战争结束,满目战争疮痍的法国才得以将国际电影节的项目重新提上台面。这个由法国人菲利普·埃尔朗杰(Philippe Erlanger)在九年前发起的项目,终于在当年的9月20日成为现实,首届电影节正式开幕。影星云集,登红地毯等传统持续至今。

电影制造明星,电影也是世界的某种缩影。

1973年当马可·费拉里执导的《饕餮大餐》(La Grande Bouffe)一片讽刺资产阶级腐朽堕落而又不能自拔,获得金棕榈奖引发争议。

另外在1968年戛纳电影节由特吕弗,戈达尔等导演阻止放映卡洛斯·绍拉(Carlos Saura)执导的影片《薄荷刨冰》,导致电影节被取消。

2018年米兔行动让82名女影星站在电影宫的红台阶上,呼吁改变。

戛纳电影节是当今世界的某种缩影,正如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福茂所说,今年俄乌战争萦绕在每位参加电影节人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