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突尼斯:必须对总统滥权的风险保持警惕

上星期天7月25日,陷入新冠卫生危机泥潭的突尼斯全国各地爆发街头抗议,示威者对总理迈希希领导的政府抗疫不力表示不满。突尼斯总统赛义德于当天晚间宣布解除迈希希的总理职务,并宣布冻结议会30天。突尼斯的总统同时也是突尼斯的军队指挥,有着军队支持的总统赛义德还宣布“根据宪法第80条”接管内阁行政权力直至任命新总理。

第二天7月26日,赛义德总统又宣布解除重要的国防部长和司法部长的职务。这一举动激怒了突尼斯伊斯兰保守党-复兴运动党一号人物加努希,加努希同时也是突尼斯议会的议长,他随即率领支持者前往议会、试图进入议会抗议,但却被严阵以待的安全人员阻止。由军队把守的议会大厦外周一爆发了街头冲突。突尼斯最大的伊斯兰复兴运动党指责赛义德的作法是违反宪法的”政变”行为。

突尼斯深陷新冠泥潭,那里的死亡率是非洲最高的。像其他地方一样,在突尼斯,失控的新冠疫情加剧了本来就存在的矛盾,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突尼斯总统赛义德上周日晚间宣布解除总理迈希希的职务,并宣布“根据宪法第80条”接管内阁行政权力直至任命新总理,这一事件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极大兴趣,因为迄今为止突尼斯的民主进程是为整个阿拉伯穆斯林世界树立榜样的。十年前,突尼斯发生的小贩自焚事件引发了阿拉伯之春,但是,发生“阿拉伯之春”的国家一个接一个的或因内战或因专制而遭遇民主幻灭,突尼斯是最后一个还在抵抗的国家。

法国世界报周四在就突尼斯局势发表的社论文章中指出,现在就将突尼斯加入这些失败的名单还为时过早。在现阶段,突尼斯有两个明显的事实和其他的阿拉伯之春国家不一样。首先,是赛义德总统使用了强力,他罢免了总理,冻结了议会并接管了内阁行政权力,这些行动在突尼斯受到欢呼和叫好。以正直著称的赛义德的这些专权的行动,广受欢迎,这是毋庸置疑的。在经济停滞不前、卫生情况一团烂泥的背景下,面对无能且经常很腐败的政治阶层,突尼斯人民已经失去了耐心。2011年以来在所有议会联盟中都发挥了核心作用的伊斯兰复兴党,成了民众发泄不满情绪的对象。

第二个很明显的事实是,声称是本着革命精神但同时又对代议制民主怀有敌意的赛义德总统所使用的方法令人担忧。赛义德总统远远超出了《宪法》第80条有关紧急制度的规定,这导致某些宪法学教授(Yadh Ben Achour)将赛义德的决定定性为“政变”。在突尼斯,就赛义德总统的系列决定是不是“政变”,存在着很激烈的争论。赛义德的支持者在社交网络上非常活跃,强烈反对“政变”的说法。

世界报的社论表示,虽然总统所做的决定受欢迎,但这不应该就因此不对其潜在的危险进行质疑。1987年,本阿里针对年迈的布尔吉巴所发动的“医疗政变”也在突尼斯引​​发了欢呼,但后来的结果,我们也是知道的。赛义德能否战胜自己无所不能的诱惑呢?赛义德会不会依照宪法第80条所规定的“公共权力的正常运作”而一直独自掌权下去呢?

法国世界报的社论还表示,看一看围绕着赛义德周日的决定所引发的绝望,当然需要就此提出质疑。突尼斯局势的发展不仅对突尼斯人本身至关重要,它对地中海地区的稳定也是至关重要的。必须对滥权的风险保持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