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瑞典芬兰朝北约行进,欧洲其他的中立国家又是什么情况?

美联社5月15日撰文分析,指出“中立”这个词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有着不同的含义。与芬兰和瑞典这两个北欧国家一样,其他的国家当年选择加入欧盟,也是因为欧盟承诺在经济和政治上团结一致,但这些国家往往不会,也并未在冷战结束后一直续存的东西方分歧当中,选边或者站队。而且,美联社指出,尽管欧盟承诺在受到外部攻击的情况下成员国之间会在防御上相互帮助,但这一承诺在很大程度上仍停留在纸上,原因是北约的力量使欧盟自身的集体防御概念黯然失色。

但俄罗斯跨越多年,持续入侵乌克兰的领土,这给欧洲国家带来了集体性的安全顾虑。这种安全顾虑近期改变了芬兰和瑞典的考量。芬兰和瑞典长期以来一直信奉中立,两国的风向变化正在导致其他传统上同样持中立态度的国家,重新开始思考“中立”这个词对他们来说真正的意义。

那么其他的“信奉中立”的欧盟成员国,尤其是那些已经是欧盟的一员,或者被欧盟视为己方,但并不是,或者说尚未加入北约的国家,这些国家的“中立”情况又是怎样的呢?瑞士,奥地利,爱尔兰,马耳他,塞浦路斯这几个国家要么已经把“中立”写进了法律,要么“普遍认为自己在美国和俄罗斯之间保持中立姿态”。下面一起来看看这些国家在最近俄乌战争爆发后的“中立”新动态。

首先是瑞士。瑞士可以说是欧洲最著名的一个中立国家,把“中立”二字写入了宪法,瑞士选民在几十年前就决定不加入欧盟。但最近几周,瑞士政府不仅支持欧盟对俄罗斯实施制裁,还一直在努力去给瑞士的中立概念做阐释。如今,瑞士的媒体几乎每天都在分析瑞士的中立性。

美联社指出,瑞士偏离中立的可能性很小,而且瑞士政府已经要求德国不要将瑞士的军事装备转交给乌克兰。此外,在瑞士议会中拥有最大席位的民族主义右翼政党,一直在犹豫要不要针对俄罗斯采取进一步措施,瑞士民众也对自己调停人和人道主义庇护港湾的角色十分珍重。

接下来是奥地利。奥地利的中立是其现代民主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奥地利军事中立,是盟军撤离奥地利,1955年恢复奥地利独立的条件。自从俄罗斯在乌克兰开战以来,奥地利总理就对奥地利的立场进行了一番平衡:他坚持认为,奥地利没有改变自身安全地位的计划,同时宣布,军事中立,并不一定意味着道德中立。因此,奥地利对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进行了强烈谴责。

与此同时,乌克兰战争也在爱尔兰重新开启了有关中立的大辩论。爱尔兰总理今年早些时候将爱尔兰的立场总结为:“我们不是政治中立,但我们是军事中立的”。目前,爱尔兰已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并向乌克兰提供非致命性质的战争援助,帮助其在战争中存活。

马耳他是一个地中海岛国。马耳他的宪法规定该国官方是中立的,坚持“不结盟,拒绝参加任何军事联盟”。马耳他外交部日前委托在俄乌战争爆发两周前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绝大多数的马耳他受访者都支持中立,只有6%的人反对。不过,爱尔兰总统在进行国事访问时,在强调“积极中立”的理念的同时,与马耳他总统维拉一道谴责了乌克兰战争。

最后来看塞浦路斯。塞浦路斯曾允许俄罗斯军舰在塞浦路斯港口进行补给,不过,乌克兰战争开始后,俄罗斯的这一特权已经被暂停。塞浦路斯与美国的关系在过去十年中出现了显著的增长,但目前塞浦路斯没有出现任何加入北约的想法或者说法。塞浦路斯是一个民族分裂的岛国,总统周六表示,如果塞浦路斯申请加入北约,就算土耳其不发出强烈反对的声音,这个决定本身也还为时过早。

美联社称,许多塞浦路斯人,尤其是政治左翼人士,仍然把70年代中期土耳其军队入侵,该岛事实上出现分裂的情况归咎于北约。土耳其当时已经是北约成员国了,而北约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去阻止这场军事行动。与此同时,北约坚定的成员国,英国,在塞浦路斯拥有两个主权军事基地,当中设有一个与美国合作的精密监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