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澳英美在印太地区达成新的三方安全伙伴关系 各方反应不一

就这一在印太地区的最新安全倡议,美英澳领导人通过声明表示,“作为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的领导人,在我们持久的理想和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共同承诺的指导下,我们决心深化印太地区的外交、安全和防务合作,包括通过与合作伙伴合作,以应对21世纪的挑战。”声明称,“作为这一努力的一部分,我们宣布建立一个名为奥库斯的强化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即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声明称,“通过奥库斯协议,我们的政府将加强各自支持我们安全和国防利益的能力,在我们长期和持续的双边关系基础上。我们将促进更深入的信息和技术共享。我们将促进安全和国防相关的科学、技术、工业基地和供应链的更深层次的整合。特别是,我们将大大深化在一系列安全和国防能力方面的合作。”

三国领导人表示,“作为奥库斯协议下的第一项倡议,认识到我们作为海洋民主国家的共同传统,我们承诺有一个共同的雄心,支持澳大利亚为澳大利亚皇家海军获得核动力潜艇。今天,我们开始了为期18个月的三边努力,以寻求提供这种能力的最佳途径。我们将利用美国和英国的专业知识,在两国潜艇项目的基础上,使澳大利亚的能力在可实现的最早日期投入使用。”声明称,“澳大利亚的核动力潜艇的发展将是三国的共同事业,重点是互用性、共同性和互利性。澳大利亚承诺遵守保障措施、透明度、核查和会计措施的最高标准,以确保核材料和技术的不扩散、安全和保障。澳大利亚仍然致力于履行其作为一个无核武器国家的所有义务,包括对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义务。我们三国坚定地致力于维护我们在全球不扩散方面的领导地位。”

声明续指,“认识到我们几十年来建立的深厚防务关系,今天我们也开始在奥库斯协议下进一步开展三边合作,以加强我们的联合能力和互操作性。这些初步的努力将集中在网络能力、人工智能、量子技术和额外的海底能力。”三国领导人称,“我们今天发起的努力将有助于维持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稳定。70多年来,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与其他重要的盟友和伙伴一起努力,保护我们的共同价值观,促进安全和繁荣。今天,随着奥库斯三方关系的成立,我们再次承诺实现这一愿景。”

就澳大利亚放弃先前与法国达成的价值900亿澳元的常规动力潜艇开发项目,转投与美英合作获得核动力潜艇的消息,法国外长和国防部长当地时间16日发布联合声明表达了不满和遗憾。法方声明表示,美国的决定迫使法国放弃与澳大利亚签署的潜艇采购协议,“在我们在印太地区面临前所未有挑战之际,美国选择将法国这样的欧洲盟友与伙伴从其与澳大利亚的结构性伙伴关系中排挤出去……法国只能接受并且表示遗憾。”法国外长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16日在接受采访时重申,“我很生气,盟友之间不应该如此行事”。他说,“这是(向法国)背后捅了一刀。这种单方面的、粗暴的、不可预测的决定与特朗普先生的做法非常相似。”

此外,法国国防部长帕里(Florence Parly)周四在接受本台采访时将澳方这一违约行为描述为 “严重的”。她认为这一决定构成了“对尊重既定话语的非常糟糕的消息”。帕利说,“就地缘政治和国际政治而言,这很严重”。她还说,在华盛顿宣布与英国达成向堪培拉交付核动力潜艇的协议,但没有法国,她“对美国对待其盟友的方式感到清醒”。澳大利亚2016年决定由法国军用舰艇制造商“海军集团”建造其潜艇编队来取代其已经长时间服役的潜艇。澳大利亚当时请法国建造12艘潜艇,这12艘潜艇是在法国“梭鱼”级核潜艇的基础上设计的常规潜艇。现在澳方认为,法国海军集团的合同交货几经拖延速度太缓慢。据称,所有的12艘常规动力潜艇全部交付,要到2054年。

针对来自法国方面的反应,莫里森16日向媒体表示,“作为这第一个倡议的一部分,它帮助我们建立区域复原力。这是第一次向澳大利亚提供这种技术。事实上,还有一个国家早在50年代末就获得了这种技术,那就是来自美国(帮助)的英国。正如华盛顿的总统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这是一次性的。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安排,对澳大利亚非常重要。”

莫里森说,“正如我所指出的,我们将不会继续进行(与法国合作的)‘攻击’级潜艇项目,并已向海军集团,当然也包括法国政府和马克龙总统告知这一决定。我想强调的是,法国仍然是太平洋地区一个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世界上很少有其他国家,如果有的话,能像法国那样理解太平洋的重要性并一直致力于太平洋。这些是马克龙总统和我在许多场合讨论过的问题。我们对我们的太平洋大家庭有着深深的热情,对他们有着深深的承诺,我期待并希望看到我们继续下去,一旦我们退出对法国来说显然是一个非常困难和令人失望的决定。”

莫里森说,“我理解这一点。我尊重它。但作为一个总理,我必须做出符合澳大利亚国家安全利益的决定。我知道,法国也会这样做。而且我知道,最终,这将被理解,我们将能够继续为我们许多共同的目标和目的而合作,因为从根本上说,我们有相同的价值观,我们有相同的愿景。”他说,“我承认这一宣布将给目前受雇于‘攻击级’潜艇项目的人带来不确定性,包括在国防和工业领域。我知道,你们为实施‘攻击’级计划作出了不懈的努力。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你们培养了一些最需要的技能,不仅是在这个国家,而且是在世界任何地方。在确保这种新能力方面,你们对澳大利亚的未来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