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法德首脑再与普京通话要求俄乌直接谈判 顿巴斯战役乌军吃紧

法国总统府周六发表的声明介绍,在他们的倡议下,马克龙和朔尔茨于周六上午与普京进行了通话。爱丽舍宫的声明称:“马克龙总统朔尔茨总理再次向普京总统坚持认为,任何战争的解决方案都必须在莫斯科和基辅之间进行谈判,尊重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他们再次要求停火,并呼吁他尽快接受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直接交流。共和国总统和德国总理呼吁释放被俄罗斯军队当作战俘的约2500名亚速钢铁厂的保卫者。”

声明称:“马克龙总统和朔尔茨总理也向普京总统坚持要求解除敖德萨封锁的紧迫性,以便允许乌克兰粮食通过黑海出口,避免世界粮食危机。他们注意到俄罗斯总统的承诺,即如果首先进行排雷,就允许船只进入港口进行粮食出口,而不由俄罗斯进行军事操作。考虑到这一点,他们呼吁迅速继续开展与联合国一起开始的工作。共和国总统和朔尔茨总理将就这个问题保持密切联系。”

《世界报》的报导提及,泽连斯基周五在其每日视频讲话中承认,“正如预期的那样,顿巴斯的局势非常困难”。他分析说:“(俄罗斯)占领者在经过一百天的战争后,正试图实现他们在入侵之初以为会在几天内实现的目标”。泽连斯基补充说:“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在顿巴斯集中了最大的火炮和人员。有导弹射击和炮击。我们正在用属于我们的手段来保卫自己,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来增加这些手段,我们会成功的。”

尽管乌东地区的战事紧张,泽连斯基在视频中还是警告莫斯科:“如果(俄罗斯)占领者认为莱曼市(Lyman)或北顿涅斯克市(Sievierodonetsk)很快就会是他们的,那他们就错了。顿巴斯将继续是乌克兰的,因为顿巴斯在本质上就是属于我们的。即使俄罗斯人在那里带来了破坏和痛苦,我们也会重建每所房子和每个社区。对我们来说,现在和将来都没有办法看到乌克兰国旗在那里飘扬。”

就顿巴斯战役的进展,《世界报》的报导指出,由于缺乏反坦克武器,东部前线的乌克兰部队正在无可奈何地后退。俄罗斯对乌克兰卢甘斯克州的北顿涅斯克市和利西昌斯克市(Lysychansk) 的扼制正在加强。当他提到前线时,受访的乌军上校没有说完他的句子。这是没有用的。“没有人愿意被包围,没有人愿意被杀害。然而在这里……”在北顿涅斯克市和利西昌斯克市的俄军包围口袋中,这些乌克兰士兵已经用一种明了的眼神相互对视了一段时间,他们不需要说完就可以分享一个不再是秘密的秘密:顿巴斯最东面的卢甘斯克地区的战斗对于乌军来说似乎已经失败了。

看起来很平静,没有受到来自前线的消息和炮声的影响,乌军上校赫里霍罗夫(Oleh Hryhorov)毫不掩饰自己的担忧。他指挥着卢甘斯克警察部队的两百人,他们为乌克兰军队、国民警卫队和领土防卫部队提供支持。这些效忠于基辅的卢甘斯克当地的警察们正试图继续执行任务,以帮助那些没有逃离三个月来如雨点般落下的炮火的几千名居民。“两百人……”,赫里霍罗夫上校重复了三遍。他同样也没有必要说完这句话。他的下属们知道,赫里霍罗夫上校在想到最后有多少人能够活着出去。

北顿涅斯克市和利西昌斯克市是乌军在卢甘斯克州的最后据点,它们正在被俄军和亲俄分裂主义部队包围中。绞索在两个层面上不断收紧。一方面,俄军于5月27日进入的北顿涅斯克市,事实上被切断了与利西昌斯克市的联系,由于战斗和炮火,谢维尔斯基顿涅茨河(Siversky Donets)上的三座桥梁中的最后一座仍在乌克兰控制之下,但对平民关闭。北顿涅斯克市在战术上并没有被围困,但随着桥梁的关闭,其与外界的沟通几乎变得不可能。另一方面,围绕这两个城市的卢甘斯克口袋有可能围绕从谢维尔斯到邻近顿涅茨克州的巴赫穆特(Bakhmout)的轴线关闭,这将切断其通往乌克兰西部的通道。

最近几天,在俄军试图包围下的卢甘斯克口袋只有脆弱的乡村公路与外部世界相连。俄军最近切断了利西昌斯克市和巴赫穆特市之间的主要道路。前线记者花了一个半小时,蜿蜒穿过荒废的村庄和废弃的田地,沿着柏油路上的炮弹痕迹和零星的灰尘土路,才可到达利西昌斯克市。有时一辆车躺在路边,被炮火击中。在一个村庄附近,一家食品厂刚刚被火箭弹击中,正在燃烧。

卢甘斯克州州长哈伊代(Serhiy Hayday)将这一乡间小路命名为“生命之路”,因为它可以进行危险的疏散,同时也是一条荒凉之路。救护车将受伤的人送往巴赫穆特的医院。货车将难民送往第聂伯罗市(Dnipro)。乌克兰的战士们正在修理一辆抛锚的车辆,用树枝和灌木来做掩护。赫里霍罗夫上校就前线的局势介绍说:“俄罗斯的无人机在路上飞过。炮火越来越精确了。我们不希望这条路也被关闭。如果这条如脐带般的道路被切断,卢甘斯克州的最后一块乌克兰领土将被围困。”

经过三个月的轰炸,利西昌斯克市当地乌克兰民众的生活已经变成了生存,没有水和电供应,没有公共服务,几乎没有商业运营。河对岸的北顿涅斯克市也正受到俄罗斯大炮更猛烈的轰击,因为那里是莫斯科军队发起进攻的地方。乌克兰人开始将工业城市卢甘斯克与几乎被俄军完全摧毁的港口城市马里乌波尔进行比较。北顿涅斯克市上空悬挂着俄军炮击和导弹袭击后的烟柱。利西昌斯克市被摧毁的程度较小,但也未能幸免于空袭和导弹射击,及抵达两座城市郊区的俄军炮兵的炮击。

丹伊尔(Danyil)是利西昌斯克市的一名乌克兰警察,他和一名乌克兰领土防卫部队战士一起在尸袋上签名。如果受害人身上有证件,或者尸体可以由证人辨认,他就会写下号码、日期和名字。由于当地的葬礼服务在战争的第一个月结束时已经被迫叫停,丹伊尔会把死者尸体带到城南的一个墓地。那里有已经挖好的壕沟,作为乱葬岗。在利西昌斯克市遇袭死亡的250名乌克兰平民中,只有不到100人得到了单独的埋葬,当时有死者的亲属在场参与埋葬。

其他没有家人或匿名的死者,最后被安葬在原是战壕的乱葬岗中,尸体被放入白色塑料袋里,彼此相叠。丹伊尔向记者介绍说:“在乱葬岗里,有164具尸体”。当一条沟满了,就用土封住,然后再挖下一条沟。记者观察到,最新挖的一条沟是露天的,可以容纳大约10具尸体。一股强烈的尸臭味从那里升起。而根据北顿涅斯克市市政厅的说法,该市则已有1500名乌克兰平民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