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法国诺曼底科唐坦 一个世界尽头的扬帆半岛

到了科唐坦半岛,当太阳一出来时,在那家海边餐厅《古里的鱼和薯片餐厅(Fish & Chips de Goury)》的柜台前,往往已经没有一个空桌了,古里港(Goury )是一个带有英国风味的小港口。此外,英国就近在咫尺啊!。 

从这里,您可以看到那个夹在英吉利海峡的一个叫奥尔德尼(Aurigny) 的安格鲁-诺曼底的小岛,距离法国海岸 15 公里。 

就这里陆地上的风景来说你,我们仿佛被带到了爱尔兰乡村,可以看到科唐坦半岛上的大片鲜绿色牧场,被一些干燥的砌石墙一块块的分隔着,这就是典型的科唐坦拉海牙(la Hague)海角的景色, 因这就里有个灯塔名字就叫海牙。这些草原上分隔不同地主的这项砌石墙“堆高到足以标记出每个家族草原的界限,但也低到足以让他们能展臂与邻居彼此握手;这座海牙灯塔又称古里灯塔(Goury)。 

当我们再次回头,转向大海望去时,又会再次验证了这里风景确实与爱尔兰相似。海边的波浪冲击着半岛上一片混沌的岩石,周围是具地理战略地位的荒野,可看到傲挺在海风中精致的粉红色康乃馨。在近海的地方,可看到矗立在岩石上的海牙灯塔,它正监视、看守着入海口处的拉兹布兰查德河的强大水流;而那里也正是那个位置险峻、名叫《溃败 (la Déroute)》的船只行驶的通道入海口。其位置险峻,名叫《溃败》,还真名副其实。的确也是,那些历来翻覆沉没在这个水底的数十艘船只,即证明了这个临近入海口通道的危险性。 

在科唐坦南部,在第GR223号海关路径上,我们沿着卡普(Caps)小道去探索发掘这个拉海牙海角的原始粗犷海岸景观,徒步进行一个心旷神怡的远足即可抵达那个名为埃卡格兰(Ecalgrain)的大海湾,接着,很快就可抵达柔布尔约堡(Jobourg) 鼻头角。 

这里海边悬崖峭壁高达 128 米,这个随风摇摆的岩石海角让我们感受到了所有元素的力量。 在这样的地方,人们经常被想象力冲昏了头。 

那些当地的传说,有提到仙女、幽灵,甚至有一种叫《古伯蓝(goublins)》 的精灵,也就是当地的精灵。 

也有人说,涨潮时大量涌入海水的这个柔布尔约堡在 18 世纪和 19 世纪曾是烟草走私者的窝聚点。 

无论说法如何,在 19 世纪末,当地的海关官员确实出现在这条名叫《海关》的道路上,他们巡逻以破获、阻止猖獗出现在拉海牙海岸的各式各样走私活动。 

半岛上一著名景点:《亚当的伊甸园 (Jardin d’Eden)》: 

让我们继续逍遥游到《沃维尔植物园(Jardin botanique d’Vauville )》,这时我们仍是在科唐坦半岛的南部。  

这个《亚当的伊甸园 (Jardin d’Eden)》的故事要从 1948 年说起。当时一名香水行业的化学工程师,也是伟大的旅行家的佩勒汉( Eric Pellerin) 做了一个生平的赌注,他带着一点疯狂地打赌说:要在自己家族的这个豪宅庄园土地上,建造一个面朝大海的异国风味花园。 

工程不小!因为尽管这里会有着墨西哥湾暖流会带来的温和气候,但仍然有必要技巧地使用树篱围栏来保护这些些最脆弱的异国风植物,免受当地强大西风的侵袭。 

在这座《亚当伊甸园》花园里,经过强劲海风经年累月的吹袭,养殖乳牛的草原逐渐消失,越来越多必须选择的是那些耐操、抵抗力强的亚热带植物。接着轮到佩勒汉的儿子接棒,儿子是园艺景观建筑师,继续这项异国风味花园建造的职志,以及扩展这个亚当花园。如今花园面积已经营扩张至5公顷范围。现今已到了家族的第三代接棒,而且是献出热情地接棒接、承传其祖父佩勒汉完成这个伊甸园的心愿。 

如果可以,您在参观时,可借助于耳机导游进行这个伊甸园花园的参观。 

您也可以选择不听耳机导游,只是简单地享受这个地方的宁静和美丽。 沿着蜿蜒的小路,我们还会发现一片棕榈林、繁茂的杜鹃花树丛以及五彩缤纷的杜鹃花,以及一些洼地、池塘邀请您做白日梦,甚至园里还栽种有巨型的巴西大黄。 

科唐坦半岛的北部,还有一个纪念法国多产诗人普雷维尔(Jacques Prévert)的家族花园,特别巧合的是,佩勒汉与普雷维两人生前是至交好友。 

观赏完热带花园后,我们可以重新回到科唐坦的海岸,抵达拉辛港(Port Racine)。那里的堤坝上经常有孩子们跳水,作潜水竞赛。天气好时,海天效应反映出翡翠色的海水,异常迷人。那里可以看到浪里白条,还可看到年轻女孩相争铺晒、作日光浴。 

拉辛港虽小,但很具魅力,类似希腊美丽的小港口、而且至今,它还未结束与一些对手港口的竞争,目标是夺取“法国最迷你港口”的称号。 

既然到了诺曼底,当然也不要忘记对当地著名食品就地尝鲜一番,例如当地盛产的乳牛奶制品:新鲜生奶油制品、奶油果酱,以及著名的卡蒙伯尔起司。你还可以走到有英国风格的茶馆品尝芒什省特产的手工新鲜牛油制饼干和美味可口的鲜奶油冰激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