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法国立法选举:马克龙自作自受?

社论文章写道,马克龙总统的政党陷入到了下台主义这个黑洞里。下台主义一旦启动,就变成了一个几乎不可能让它停下来的选举机制。马克龙本身就是因为选民们对其前任以及对其竞争对手们的拒绝,在两个月前获得了总统连任,他认为他已经逃脱了下台主义。可是,很遗憾,马克龙最终还是陷入到了下台主义这个黑洞,受到了当头重击,没有获得他在国民议会中需要的绝对多数。

社论文章表示,在马克龙获得总统连任之后不久,获得这样的选举结果,这是选民们对他的惩罚性投票。和5年前的立法议会选举相比,马克龙的政党共和前进党在此次立法选举中获得的议员席位,几乎减少了一半。即使是共和前进党和其他政党为立法选举达成的叫“一起”的选举联盟,这一联盟还需要40多个席位才能够达到绝对多数。而5年前,当马克龙开始第一个总统任期后,他的共和前进党在总统大选后的立法选举中,是如此轻松地就取得了广泛的议会绝对多数。现在,马克龙将不得不屈从于一个更加脆弱、更加孤立、很多很多人都希望避免的相对多数。

在立法选举第二轮投票的当天晚上,马克龙阵营就遭遇了很多的失望:三名部长在立法选举中被击败、没有能够成为国民议会的议员,根据马克龙定下的规矩,这三名部长不得不辞职。除此之外,马克龙阵营的两名重量级人物也在立法选举中败北:一人是刚卸任的国民议会议长理查德·费朗(Richard Ferrand),另一人则是共和前进党在国民议会的党团主席、前内政部长克里斯托夫·卡斯塔内(Christophe Castaner)。这两人都是当年帮助马克龙征服权力的支柱人物,随后又是马克龙行使权力时的左膀右臂,他们的败北将迫使马克龙对马克龙阵营的面貌进行深度的重构。

世界报的社论还表示,有一个数字比任何其他数字都更能说明马克龙总统的失败,这就是,根据《世界报》的统计,在新一届的国民议会中,有91名议员来自极右翼政党,其中的89人来自玛丽娜勒庞的国民联盟。这一数字是国民联盟的前身、玛丽娜勒庞的父亲、让-马丽·勒庞领导的国民阵线在1986年所达到的历史最好成绩的三倍。而当年实行的是比例代表制,而这一次却没有。正是在被认为对玛丽娜勒庞的政党非常不利的多数投票制中,玛丽娜·勒庞在经过很放松的竞选活动后赢得了这一成功,甚至连她本人都似乎对她的政党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感到惊喜。

世界报的社论还写道,面对国民联盟这个极右翼政党,共和阵线这个选举机制被打破了。共和阵线这个选举机制因过去数次被使用、受到伤害,实际上它已经完全不正常了。但是,给共和阵线这个选举机制致命打击的,则是总统的政党在两轮立法选举之间的所作所为,因为总统的政党没有发出全国性的击败国民联盟候选人的指示,而在此前的总统选举中,马克龙却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各传统政党面对玛丽娜勒庞都尊重了共和阵线这一机制才得以连任总统的。

星期天,这种背叛的感觉导致选民们的共和反思普遍崩溃:根据民意调查,拦截国民联盟候选人的共和前进党的选民,并不比梅郎雄的左翼联盟的选民多。马克龙的缺乏互惠性,不仅显示了他的短视,而这也最终损害了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