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法国电影奇才怪才让·保罗·贝尔蒙多仙逝了

之所以说让-保罗-贝尔蒙多是奇才怪才,是因为,当初没有人看好让-保罗-贝尔蒙多能走红电影界。对他的投名状判决式的回答说,”以你的长相,在这个行业永远不会成功!” 但这一判断并不妨碍让-保罗-贝尔蒙多以其花言巧语幽默搞怪成为法国人心中的 “奇才 “和电影界的神圣怪物。

让-保罗-贝尔蒙多从《皮耶罗》到《L’as des as》,这位具有非凡魅力的演员拥有电影界公众喜爱的生涯,是一位拥有约80部电影和50年职业生涯的票房冠军。

但在银幕上,他又是新浪潮的明星和主流电影中的警察或黑帮分子。

据法新社说,1933年4月9日,年轻的贝尔蒙多出生于塞纳河畔的诺伊,在一个艺术家家庭中长大。他的父亲是一位著名的雕塑家。但让-保罗-贝尔蒙多自小就喜欢扮演小丑,并梦想着在剧院里表演。

他在20世纪50年代进入音乐学院,并与他的朋友让-罗什福尔、克劳德-里奇、布鲁诺-克雷默和让-皮埃尔-马列尔组成了一个 取名为”生死攸关 “的乐队。

让-保罗-贝尔蒙多在戏剧和电影的小角色之后,他遇到了让-吕克-戈达尔,后者决定了他的命运。”2001年,让-保罗-贝尔蒙多坦言:”是戈达尔让我爱上了电影(……),在《无气》之前,我被告知了太多关于我不好的消息,以至于我对这些表示怀疑。”

1960年,这个与让-塞伯格(Jean Seberg)合演的第一个重要角色,将他推向了舞台的最前沿。他起初对第七艺术如此缄默不语,默默无闻,但很快就成了一个明星。而且,与阿兰-德隆一起,他是法国电影的两个神圣的怪物之一。

评论让-保罗-贝尔蒙多好话一箩筐,诸如让-保罗-贝尔蒙多是加宾(Gabin)式的巴黎人,”Quai des Brumes “的主人公在 “Un singe en hiver “的片场爱慕他:”Môme, you’re my 20 years old”,Fernandel式的小丑,Gérard Philipe式的英俊主角…他获得了一个又一个成功。

作为新浪潮的标志性演员(”Moderato Cantabile”, “Pierrot le fou”),让-保罗-贝尔蒙多很快转向喜剧和冒险片,在电影中他拥抱了最美丽的女演员,从凯瑟琳-德纳芙到索菲亚-罗兰、克劳迪娅-卡迪纳尔和弗朗索瓦丝-多尔莱克。有些人成了他在城市同伴,如乌苏拉-安德烈斯和劳拉-安东内利。

让-保罗-贝尔蒙多也是一个拳击爱好者–一个梦想与拳击冠军马塞尔-塞尔丹(Marcel Cerdan)平起平坐的年轻人–当时他喜欢非常 “身体力行 “的角色,有很多特技,没有替身,还有拳脚相加。这是超级警察、大男子主义斗士和骗子的电影走俏时期:”Borsalino”、”Le Magnifique”、”Flic ou voyou”、”Le Professionnel “和 “L’As des as”。

据让-保罗-贝尔蒙多说,”我最终被贴上了特技演员的标签,而我在职业生涯中想做的是在马勒、戈达尔、梅尔维尔和韦尔纳、德雷、劳特纳等人之间游走。” 让-保罗-贝尔蒙多又说,而 “如果我不做特技动作,人们就会对我生气,他们会骂我”,他在2016年的一本回忆录中这样开玩笑说。但比如在特吕弗的《密西西比美人鱼》(1969)中,让-保罗-贝尔蒙多却又是一个变性的情人。

二十多年来,让-保罗-贝尔蒙多的48部电影每部都超过了100万张入场门票。直到1987年的 “纸牌”,他的第一次大的商业失败。让-保罗-贝尔蒙多自己评论说,”太多人的惊悚动作片。连我已经厌倦了,公众也是如此。”

让-保罗-贝尔蒙多在Claude Lelouch的 “Itinéraire d’un enfant gâté”(1988年)中以Sam Lion这个叛逆的角色而反弹。这是他最伟大的角色之一,获得凯撒最佳男演员奖。但让-保罗-贝尔蒙多并没有去领找这个奖杯。他回到了他的初衷:他以《基恩》和《西拉诺》回到了剧作舞台上,并成为Variétés剧院的老板。

但从2001年起,一次中风使让-保罗-贝尔蒙多陷入严重残疾,使他远离了摄影棚。除了在弗朗西斯-胡斯特的《一个男人和他的孩子》(2008年)中短暂回归,表述一个被社会抛弃的老人的故事。

让-保罗-贝尔蒙多”有着饱经风霜、永远晒不黑的脸,他更因此像是一个名人。与纳蒂离婚后,他的新伴侣成了头条新闻,因她是一个绯闻多多的比利时前模特,他于2012年与她也分手了。

让-保罗-贝尔蒙多在2011年获得了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2016年再获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在2017年凯撒奖上获得新的殊荣,并获得长时间的掌声。手持拐杖的 “贝贝尔 “让-保罗-贝尔蒙多再次通过对他的 “黝黑的脏脸 “开玩笑来取悦台下观众。

让-保罗-贝尔蒙多这个永恒的诱惑者是四个孩子的父亲。帕特里夏(已故)、弗洛伦斯、保罗和斯特拉,其中最小的一个孩子是他在70岁时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