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法国极右翼微笑的面孔

民调预计梅郎雄领导的左翼联盟尽管雄心勃勃, 但要实现其大肆声张的“共治”可能性也不太大,结果大体如此,左翼联盟赢得的席位131席,加上海外省总共150席,但足以剥夺了马克龙阵营的绝对多数,成为国会第一大反对党。

民调估计传统右翼共和党下限50席,上限70席,最后实际获得61席,大体准确。现在该党被视为最有可能与马克龙阵营结盟形成议会绝对多数,但该党领导人指责马克龙是目前极右翼壮大的始作俑者,因此不会加盟,但会做“建设性的反对派”,一些政治分析人士怀疑该党立场会渐渐有所转变。

民调看走眼的是极右翼的国民联盟,预测极右翼会有突破,至少能达到组建党团所需的15席,上限50席,但没想到,国民联盟一举拿下89席! 法国媒体以“始料未及”,甚至以“海啸”来形容极右翼破天荒的突破。

现任国民联盟主席是玛琳娜.勒庞,她的父亲老勒庞是国民联盟的前身—国民阵线的创始人。老勒庞时期,极右翼与反犹、仇外、反移民等列,几乎难登大雅之堂。2002年,希拉克第二次竞选总统进入第二轮,老勒庞也破天荒进入第二轮,希拉克可以名正言顺拒绝与老勒庞电视辩论,理由是共和派不屑与极端分子为伍,法国舆论也视之为正常,媒体也很少接待老勒庞。

老勒庞苦心经营国民阵线几十年,趁着1987年立法大选首次实施比例投票的机会,一举打进去35位议员。但是随之开启密特朗—希拉克左右共治,希拉克的政府在议会通过取缔比例投票的法案,理由同样是不能给予极右势力大举进入国会的机会。

2022年6月19日这次选举,照旧是对极右翼或少数党派很不利的多数制,极右翼照旧没有任何联盟,然而,玛琳娜.勒庞率领的国民联盟一举获得89个议席,超过其父亲在比例制背景下获得席位的两倍半!

民调机构哈里斯互动研究所的让-丹尼尔.列维(Jean-Daniel Lévy)指出:她的极右翼政党在周日的法国议会选举中打破了玻璃天花板,成为领先的反对党,因为左翼联盟中最大的党法兰西不屈服也只有72席。该党似乎获得了它一直以来所缺乏的合法地位。

法国政治学家加缪(Jean-Yves Camus)总结说:”这是一种流星式的崛起,国民联盟不仅在传统上对它有利的地区,如法国的北部和东南部,而且在 “巴黎的一些郊区 “或 “去工业化、被遗忘的省份 “获得了立足点。

国民联盟给人造成的感觉似乎只有它才真正扎根于地方,只有它才是法国深处深受社会断裂之苦的阶层的代言人。

国民联盟这次取得如此多的议席,玛琳娜.勒庞称她“第一个感到吃惊”,她露出了该党习惯的但在竞选期间谨慎使用的一套蛊惑性的语言:“我惊喜,我的同胞们并不希望移民、治安恶化以及伊斯兰问题在国民议会消失!”

玛琳娜.勒庞为她的极右翼政党“正常化“下了功夫。在意识形态方面,她摆脱了其父反犹太主义的过激行为,试图至少从表面上改变排外、反犹的党的形象,包括改变其名称,在她的演讲中,移民和安全仍然是离不开的“法宝”,但加入了民众关心的比如增加购买力一类社会问题。

就这样,她打破了法国几十年来民主党人联合阻挡极右翼的 “共和阵线”! 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的国家经济计划专家吉尔-伊瓦尔迪(Gilles Ivaldi)的解释是:勒庞竞选策略 “谨慎和隐蔽,却不失时机大谈特谈法国人关注的“购买力”,他认为,极右翼”去妖魔化战略从未取得如此效果“,国民联盟的一些骨干也 “成功地在当地扎根”。

加缪指出,还有一个原因是,一部分基层民众将马克龙视为 “全球化主义 “的罪魁祸首,他们认为自己是全球化最大的受害者。Steven Forti撰文指出,这一极右翼合法化现象应该从欧洲层面去分析。

令人震惊的是,”极右翼今天已经实现了第一个目标:它已经变得正常化和非边缘化,它至少部分地赢得了文化战役,它正在使公共辩论极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