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法国总统大选:左派陷入僵局 极右翼撕裂

法国前司法部长杜比拉试图通过“公民初选”从而一举联合所有左翼候选人的战略落空,无论不屈的法兰西候选人梅郎雄、社会党候选人、巴黎女市长伊达尔戈以及绿党候选人雅多全都拒绝承认这一“公民初选”的合法性。。

杜比拉公民初选大举胜利的喜悦很快化成一阵风,周一,她与其他几位左翼候选人“一一接触”,试图让他们相信:“公民初选的结果表达了法国人对左翼联合的高度向往”,但她的“提议”遭到了其他候选人冷对。他们以淡淡一句“又增加了一位”来化解她的攻势。

杜比拉随后批评左翼大家庭的候选人对全新的公民参与进程表现“傲慢”,她说,问题不在于我是否和谁处得好坏,是否一起喝一杯热巧克力,问题在于要对法国几百万人的购买力提出对策。

总之,这位已经竟选过一次得分只有2.32%的候选人目前民调支持率维持在4%,支持率最高的梅郎雄接近10%,四位加起来不过25%。杜比拉挤入,实质上是从绿党和社会党候选人手上夺分,尤其将严重削弱社会党候选人。曾经产生过两位法国总统的社会党,其候选人支持率目前掉到5%以下。

尽管伊达尔戈周一得意地表示,自动放弃参选的前候选人蒙特布的队伍已与她结盟,但在法国政治分析人士看来,社会党内部清算的时刻似乎来临,“如果杜比拉再从伊达尔戈那里拿走几分,社会党或者将甩掉伊达尔戈,与杜比拉结盟,或者该党将冒着从政治版图消失的风险。”

极右翼的情形也不乐观。法国极右翼过去一直是勒庞家族一统天下,老勒庞退出后,其女儿玛琳娜.勒庞掌控国民阵线,上次总统大选时进入第二轮,与马克龙对决。但这次她却面临着记者出身的另一位极右翼候选人泽穆尔的严峻挑战。

极右翼选民盘相对稳定,支持率加起来维持在30%左右,但是,玛琳娜.勒庞面对泽穆尔挑战的同时还面临着国民阵线内部的分裂。现在,“叛变”,“明枪暗箭”,加上家族内部争吵,笼罩着极右翼每天的竞选节奏。

上周,玛琳娜.勒庞的外甥女,被认为将来可能取代她的玛丽安•马雷夏尔•勒庞公开表示“更倾向于”泽穆尔的政治主张后,玛琳娜.勒庞异常愤怒,最后,老勒庞不得不亲自出面,放话“不能背叛家庭”。

星期一晚上,玛琳娜.勒庞使用“撒谎”、“背叛誓言”、“挖墙脚”等严厉的语言抨击那些心存二心或企图投奔泽穆尔的党内大将,她说,他们这样做将让法国人感到“恶心”。她特别对准的是 极右翼领导人物之一尼古拉.贝叶。她要求贝叶出面澄清立场。

玛琳娜.勒庞还指控她的对手泽穆尔“高价收买”她的人,包括许诺提供重要位置,推荐为议员候选人,并且提供经济支持等等。

泽穆尔则在周一嘲讽国民阵线内部发生了“恐慌”,“我们没有收买任何人!” 泽穆尔这位每天都在社交媒体“大做文章”的论战者,自诩度过了“美丽的一周”,不仅国民阵线有大将投诚,而且总统候选人资格保荐名单亦颇有斩获,但他有意忽略了周一发生的另外一件事,检察院宣布,对他的竞选办公室主任奥利维耶.于白达涉嫌性侵展开调查。

与此同时,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前进党为马克龙正式投入竞选铺路,数月来的民调均显示,他将在第一轮以24-25%的投票率领先。竞选网站“2022,与你们在一起”已经启动,邀请“网民”踊跃登陆表达想法。“年轻人跟着马克龙”也在星期一,在前进党总部提出自己的建议。

马克龙试着要把自己与其他候选人区别开来,宣称“要把总统做到最后一分钟”,不过,他宣布竞选只是时间问题,他周边人士称,2月10日至20日可能是最好的“发射窗口”。

周一公布的 Ifop-Fiducial 民意调查显示,4 月总统大选的投票意向非常稳定,自年初以来没有任何候选人受益于竞选势头。

另外的民调显示,因有“忠诚选民”组成的内核,又因反对党相对弱小,马克龙总统的选举潜力上任以来一直保持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