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法国总统大选一瞥:佩克雷斯,勒庞与泽穆尔加力撕斗 马克龙继续隐身

评论称眼下首先对勒庞有警讯。据法新社说,周日,随着RN人物、参议员Stephane Ravier向Eric Zemmour表忠,对勒庞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在总统竞选中,佩克雷斯Valerie Pécresse也在摇摆不定,她指望巴黎的第一次重要的竞选大会来重新启动竞选机器。

据参议员Stephane Ravier今天在Europe1/CNews/LesEchos节目中说,勒庞不再领衔,而是由泽莫尔带头。他对勒庞”希望磨平立场棱角 “的做法表示遗憾。这位参议员还批评说,勒庞缺乏战斗精神,她不再有动力,她不再有斗志。她不断对竞选纲领修修改改。

法国极右政党RN代理主席乔丹-巴尔代拉淡化三名欧洲议会议员和几名地区议员投靠他人的后果,他说更欢喜欢变心的人明确立场,他并说,换阵地人也许更喜欢更为激进的路线。这位代理主席说,然而,这条激进路线 “不可能赢得总统选举”,鉴于民意调查,埃里克-泽穆尔没有机会获胜。

法国外交国务秘书克莱门-博纳(Clément Beaune)认为,法国右派与极右派的人员流动显示意识形态立场混乱,阵营脆弱。就法国总统马克龙至此没有宣布是否竞选连任,博纳称马克龙全力以赴解决乌克兰危机重大议题。

共和党候选人佩克雷斯今天举行她的第一次大规模竞选集会,她一直说唯有她才能击败马克龙。今天的集会会有6000人参加。法新社说,预计佩克雷斯将对泽穆尔的攻击作出回应,泽穆尔周六在莫尔万将她作为最喜欢攻击的目标,泽穆尔甚至一次都没有提及玛丽娜-勒庞的名字。泽穆尔强调,佩克雷斯的 “中右翼”,“不会比马克龙的中左翼更好。”

佩克雷斯今天对星期天日报说,“我就是那个要被枪毙的女人,所有的攻击都集中到我身上:马克龙的打击,泽穆尔和玛丽娜-勒庞的打击。我是一个危险政治人物,因为我是唯一一个能够打败马克龙的人。但我要对所有在我背后开枪的人说:我是一个征服者。”

法新社说,佩克雷斯这一竞选大会后情况如何,在距离第一轮投票不到两个月的时候,投票意向要仔细检视。

共和党正在呼吁团结。尽管之前坏消息不断,特别是40年共和党党龄的埃里克-沃特(Eric Woerth)周三叛变,去投靠马克龙,几小时后,加莱市长纳塔莎-布沙尔(Natacha Bouchart)也宣布离开共和党。周四《费加罗报》透露了萨科齐在私下里对佩克雷斯的严厉评论包括:”佩克雷斯正像在向各个方向发展”,她 “对竞选一无所知”,“像个透明人”,”没有任何动力”。

法兰西不屈服党领袖梅郎雄将在蒙彼利埃举办6000人竞选大会。梅郎雄要大讲特讲他的 “充分就业计划”,他希望抓住工人阶级的选票,梅郎雄还将谈论反马克龙的 “自由 “车队,以及反对疫苗接种证和价格上涨。

与此同时,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安妮-伊达尔戈仍在与灾难性的民意调查作斗争,伊达尔戈竞选周末远征法国海外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