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法国大选: 克服民主疲劳感的紧迫性

费加罗报在其线上版刊登了一篇与总统选举有关的社论,题为“历史和选举”。当中写道:“很明显,这次的总统选举跟往常普通的总统选举都不一样。眼前法国面临着多重危机:新冠疫情,乌克兰战争,经济降级,人口变化,全球变暖等等,这些危机结合在一起,让我们饱受困扰。这些危机已经根深蒂固,也促使法国社会出现了一种现象,那就是越来越多的法国人脱离了社会”。“极右翼的候选人泽穆尔,勒庞,和极左翼的候选人梅朗雄,他们在打响选举拉票阵营的初始阶段,认为来自欧洲东边的威胁不值一提,而马克龙却成功地让事实验证了一点:乌克兰战争席卷了所有领域。不过,这场战争并没有卷走,或者洗涤法国的困境,而是让法国的困境更加困难”。“危险再怎么继续累积下去,都需要立刻摆脱束缚。从现在起,到大选那一天,我们很有必要捡起距离感,思考与反思的能力等这些美德。否则,理性就会屈服于冲动,头脑就会屈服于表征”。

费加罗报在这篇社论中指出,“在我们的民主社会中,有一千种民主的方式触手可及。有民意调查、报纸、集会游行、广播、社交网络等等。这些渠道展示出的民意风向启发着我们。研究这些民意平台,就是在衡量民意。目前距离第一轮投票没几天了,民意平台所揭露的不确定性达到了空前的高度,而我们的忧虑,我们思考的出发点,大多都是基于过往的经验,很少或者甚至与当前我们所面临的境遇并无联系。当法国人面临如此的剧变,而剧变接踵而至的时候,一切都有可能,本次大选,绝对与众不同”。

世界报也刊登了一篇有关法国大选的社论,题为“2022年法国大选:克服民主疲劳感”。文中写道:“距第一轮投票不到两周的时候,一份调查显示只有67%的法国民众肯定自己会去投票。不确定自己要不要投票的人里面,理由五花八门,最多见的理由有‘没有什么新鲜事”,甚至是‘该决定的早就被提前决定了’”。世界报谴责“面对人们这种危险的冷漠,候选人,媒体和公民自身都负有责任”。

世界报分析称,“就在乌克兰人勇敢地冒着生命危险捍卫人民自决权的时候,法国竞选活动所反映的情况却引起了不安。现如今,法国理应保持和珍惜以动荡的历史为代价而赢得的辩论权与选择权,然而法国却表现出了民主疲劳的所有症状”。

“时局令人惊讶,法国人的民主疲劳更令人惊讶。因为这一次我们面临的情况急迫性,完全不是2017年那次大选可以相比的。这一次,如果再不进行一场有关气候变暖,通胀加剧,疫情,战争等的大辩论,那就不可能让我们有能力去应对现在人们面对能源和食品价格飙涨等等的恐惧。几年前,我们还顺理成章地觉得,粮食,能源,安全,这些都是长长久久的,然而短短几个月内,我们的这种安全感就天翻地覆”。

世界报还认为,“并不是说乌克兰战争压倒了竞选辩论,而是参选人利用这场战争达到各自政治目标的方式导致了这种局面,从极右派到极左派,再到马克龙,没人不试图利用战争这个主题来给自己争取更有利的局面”。“而那些认为自己的利益或者声音没有被代表的公民,他们也不是没有责任,因为如果他们人数足够多,足够动员起来的话,提出清晰的诉求,要求得到明白的答案,那么他们终将获得。民主既不是奢侈品,也不是白白得来的。在这种混沌的局面下,很遗憾的是,每个人都不太记得这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