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法国大选在即,反防疫措施抗议示威欲扩大声势

去年底,奥米克戎变异毒株传播给法国带来被称形容是海啸般的第五波疫情,但传播势头近日似乎有所减弱,医院的抢救病房压力出现松缓。政府为促使更多民众接种新冠疫苗,勉强在议会通过的健康通行证,过渡为疫苗通行证的法令1月24日才生效执行,但政府已经表示,正考虑适时取消其必要性。防疫限行措施也不断放松。2月16日起,夜总会将可以重新开放。本月底,凡是需要出示疫苗通行证进入的封闭场所,人们也不必再佩戴口罩等等。但这些放松措施日程表显然并未舒缓民间的反对力量,而且好像恰恰相反。

其实,随着各种新冠防疫措施出台,法国民间的抗议之声从未停止。从最初的反对必须佩戴口罩的要求,到必须出示新冠检测阴性的通行证措施,再到自1月24日起必须的疫苗通行证,每周六街头的抗议队伍,虽然人数有限,但却数月来坚持不懈。今年1月底以来,加拿大境内因反对跨越加拿大与美国边境必须出示疫苗通行证措施而起的卡车堵路抗议行动,造成严重交通堵塞。法国的抗议活动从中受到启发。两天来正陆续驾车从各地,向巴黎集结。但巴黎警署已经明确表态,禁止抗议车队进入巴黎,并部署7千多警力,应对局势。警方还临时设立车场,以备停靠拖离现场的被用于堵路的车辆。

一边是引发抗议的防疫限行措施陆续放松,另一边却正准备扩大抗议规模。这种看似矛盾的趋势显然与当前的竞选背景不无关系。

从抗议人群来看,反对防疫措施虽然是起始的集结口号,但参与者诉求越来越五花八门。有人呼吁取消疫苗通行证,认为这种措施在扼杀基本自由;也有人面对当前的物价上涨,要求政府采取措施,提高民众购买力;还有人要求政府降低能源价格。尽管政府连月来不断出台措施,因应低收入家庭面对物价上涨和能源价格飙升陷入的困境,但目前看不出示威队伍有偃旗息鼓的意向。其诉求繁杂多样与自发而无领袖人物的形式,尤其令人联想到两年前困扰法国各地,尤其是首都巴黎数月的黄背心抗议运动。那次因新冠疫情爆发而停止的黄背心抗议运动在马克龙当选总统一年半之际爆发,导火索是燃油税和公路限速等措施。但抗议活动迅速延烧,凝聚了各种民间不满,抗议者坚决要求马克龙下台。如今新的大选活动在即,总统选举首轮投票将在4月10日举行。马克龙虽然尚未明确宣布参选,但可以说没有人怀疑他会谋求连任。从这个角度看,围绕新冠防疫措施的抗议活动不仅没有随防疫措施放松而松懈,反而正寻求扩大规模,也就不难理解了。

从政府来说,黄背心运动借新冠防疫措施卷土重来,当然是不愿看到的景象,尤其是不仅各种反政府、反体制人士可能借此集结,而且一些激进团体可能再次趁虚而入,制造混乱,令政府在防疫与竞选双重背景下的危机管控增加难度。尚未公开说明参选的马克龙虽然目前在各项民调中始终领先,但一旦出现新一波社会运动浪潮,则很难说民意将如何反应。更何况其它各路候选人也难说不会利用社会运动,为自己扩大影响,让身兼现任总统与总统候选人双重身份的马克龙陷入被动。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尽管疫情压力仍在,但政府连日来不断释放信号,预告即将陆续解除防疫限行措施。面对已经箭在弦上的卡车堵路行动,周五,政府总理出面强硬表态:游行与有不同观点都是宪法保证的权力,但阻碍交通,妨碍他人过往则不是。总统马克龙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理解已经延续两年有余的疫情让大家感到厌倦和疲惫,但希望大家将=尽可能保持冷静。

不过,抗议队伍未必就此罢休。部分抗议车队准备向布鲁塞尔进军,希望在那里形成全欧洲规模的抗议行动。

布鲁塞尔警方周四已经宣布,将禁止抗议车队进入布鲁塞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