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法国勃艮第的莫尔凡策马浩瀚大自然 密特朗的珍爱

在出产葡萄美酒、名酒的勃艮第中心地带的加尔瓦克斯(Galvachers) 有一条190 公里行程的骑马路线,可以让你策马奔腾,贯穿当地那绿油油的森林、茂密的草地和长着黄色花朵灌木丛林立的小径之间。心动不如行动,那就前去上马吧! 

这次骑马活动组织方带领团队来到了农场夫妇Jean 和 Amélie共同经营的养马场。在这个位于奥坦(Autun)北边约15 公里距离的索曼特(Sommant),在此,人们可以明显感觉到空间和时间都改变了。大家口里谈的是马,梦里想的也是马,每天骑在马背上,就是为马而生。位于小村庄周围 100 多公顷的草地上,这对夫妇拥有大约100 匹马。 草地上大约有 10 匹母马需要进行交配。这个季节,他们已经有4匹小马出生了。 

5个月前的一个周末,61 岁的索曼特骑马队的创始人让·德·沙蒂永 (Jean de Châtillon) 刚刚完成了一场马匹耐力赛的组织工作。 他正在给一匹咳嗽的马听诊看病,然后复习功课地把一整桶马蹄铁拿来分类。 共同经营者有38 岁的 Amélie Guinamard,他们刚从阿尔萨斯骑马回来,他们自己经营着一家洗衣店。阿美利笑着说:“这是一种充满激情的职业”。她是18年前来到索曼特,几年后成为让的合伙人。 

在这里,除了大自然原野上的策马奔腾活动,还有马匹的买卖交易活动。 

大自然原野仿佛无边界的绿色调色板 

参加这项为期6天的骑马活动,从周一早上就要开始认真做好准备功夫,例如:分配马匹、梳理毛发、清洁脚部、鞍具和网具、调整马镫。 它一直持续到周六晚上,每天六小时骑在稳重的坐骑上,既警觉又温顺。 习惯于分享一切,这些动物都能比此次和睦相处,不会互相踢或咬。 

每天的饮食… 

在这样的骑马俱乐部的活动,每天,都会在跟随马匹队伍身后的面包车里组织一次会议,在大自然的户外享用午餐,如:生菜沙拉盘、乳蛋饼和蛋糕,由实习生Aline 或 Amandine 制作,他们正在备考,攻读马术观光旅游导游文凭。 一天结束时,那些已饥肠辘辘的马匹会立刻冲向粮袋,然后在附近的草地上打喷嚏和打滚。至于骑手们,则喜欢享受一下淋浴,来扫除疲累。恢复精神后,大伙共同享用热腾腾的晚餐,并在小屋或乡村酒店过夜。 

在这次骑马漫步活动中,他们并无时间下马。 但是这条近 190公里的路线(平均每天 30 多公里)沿途提供骑士们这地区非常美丽的景观,这个包括了勃艮第-弗朗什-孔泰(Bourgogne-Franche-Comté)大区在内的旷野大地的中心地带,它并接壤着黄金海岸省(la Côte-d’Or)、尼耶弗省(Nièvre)、索恩河暨鲁瓦河省(Saône-et-Loire) 和约纳省(Yonne)等在内的地区。大自然仿佛在那里展开了一大片无垠无涯的绿色调色板。

这里有明亮的落叶林 – 山毛榉、橡树和栗子 – 不幸的是,这些年来被针叶树的吃掉了太多,也就定期清除。 巨大松树的深色装饰,其原木堆积在森林的十字路口。 在树龄小的圣诞树种植园内,树枝尖显示出其一年生枝条的嫩色。 空心形状的小径被灌木丛的耀眼黄色照亮了。 绵延起伏的柔软草地、茂密的草丛,四周是榛子树形成的活树篱。 有些仍然带有传统“编织竹篱笆围墙”技术修剪的痕迹,它包括了对灌木开槽和编织以创建成为一个天然的植物围栏。

这地区也充满了法国古代文化和遗产宝藏。你可攀登至 821 米高度的波维雷山(Beuvray),然后就可面对着历史来好好来做一番沉思。西元前52年,防守固若金汤的城市碧波拉克特(Bibracte),也就是古代高卢最强大的部落爱顿(Eduens) 的首府。就是在那里,各个不同的高卢部落共同推举、聚集在唯一领袖维辛托利克斯的麾下,抵抗凯撒大帝的军队! 

也就是在这个地区,法国前总统密特朗的影子浓烈地笼罩在整个个勃艮第大区的各个小径,尤其他特别喜爱在这些小路中漫步。密特朗曾经担任位于勃艮第西部的尼耶弗省(Nièvre)国会议员35年,也担任过22年希侬城堡市(Château-Chinon)的市长。 

密特朗曾于1985年九月曾经非常优雅地描述他对这地区的山林小径感受,他诗意写着: 孤独的漫步者,有时间思考和观察者,爬过这些斜坡,踽足在地平线前,今天是清澈,有时却淹没在薄雾中,他即可体验到接近地球力量指挥着人类命运的某种神秘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