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法国与世界开始纪念莫里哀诞辰400周年

莫里哀原名让-巴蒂斯特-波克兰,出生在一个巴黎商人家庭,21岁时与人共创一直反响不尽人意的“光耀剧团”,后加入埃佩尔农公爵等权贵庇护的乡间剧团,十多年间在法兰西王国多地巡演,回到巴黎后博得年轻的路易十四与法国宫廷的喜爱,与当时法国最优秀的舞台艺术家,音乐家等进行创作,51岁时与世长辞,经过一番波折,终于安葬。

莫里哀的喜剧通常来讲有以下几种常规形式:夸张错位跳跃性强,滑稽荒诞惹人笑的闹剧;情节或转折迭起,通常具有刻板印象色彩人物的情境喜剧;与情景喜剧相对应的性格或人物特写喜剧;讽刺时尚,举止,模样等的反浪漫主义喜剧或风俗风尚喜剧;或者喜剧芭蕾舞。语言,身体姿势动作,视觉效果和道具,服装,这些今人纷纷研究致敬的莫里哀式颠覆性创作,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却引来了声讨。闹腾而又搞笑的风格被尤其是教廷谴责又低俗又粗陋,但喜剧的主旨精神或折射出的道理,德行等等,却得到了一些知识界人士的欣赏与赞誉。

到了后世,有人说,莫里哀是那一时代的哲学家,是“暗中的挑衅者”,是一个介入政治的作家,他的喜剧作品就像梳子一般细细梳理了社会的真实,复现了本真,用荒诞这种灵魂的感受展现人与人,人与物体之间理性或理智的断链;还有的人说,莫里哀是一个“具有严肃工作精神和责任感的小资”;又或者,“莫里哀是一个没有成型确凿哲学体系,却打破社会规则和教廷规矩之人”,“通过暗示,影射,模糊处理,讽刺批评,夸大,关联,颠覆,呈现出人的情感,人的冲突,人的情景”,“通过放声大笑,或者会心抿嘴一笑,让人与人之间达成对某一件事的默契”,而莫里哀的喜剧,也因此成为“和解的媒介”。

不过,虽然拥有国王的庇佑,一些艺术处理方式也夸张到令讽刺对象的形象模糊不清,但莫里哀对家庭,宗教,和贵族既定模式的探寻发问仍然并非没有引发关注与争议。他的喜剧引发了一场又一场社会辩论,喜剧剧台也不再仅仅是剧台,甚至“在法国人集体性格的演变与法国社会特征的演化当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为了纪念莫里哀,法国著名的国家行政学院曾经为一批入学新生选择了“莫里哀年级”这个年级的称号,因为“莫里哀是普世的,他的作品走进了法国社会和其他法语区国家或地区的千家万户”,“且法语透过他的作品,得以发扬光大”。从每年汇聚优秀法国戏剧作品的“莫里哀之夜”,庆祝戏剧与音乐的“莫里哀之月”;再到法国央行法兰西银行曾经发行的正反面都印有莫里哀头像的500法郎纸币;从给小行星命名为“莫里哀”,再到给水星表面的一个坑洞取名“莫里哀”,法国国家与社会对莫里哀的敬意无处不在。漫步在巴黎的街头,或许拐角处就与莫里哀相逢:巴黎市中心1区的一条街被命名为“莫里哀街”,再往北走一点点有一座莫里哀的雕像,他脚下有一个狮子头雕饰围绕的小喷泉;其他城市例如距离巴黎不远的南特市,法国南部的佩兹纳斯市都有以他命名的建筑或街道;西班牙马德里和巴西里约热内卢也有以莫里哀命名的剧场,或中学,就像巴黎一样。

今年法国的莫里哀诞辰400周年纪念活动琳琅满目,打头阵的要数凡尔赛宫的系列展览。凡尔赛市长弗朗索瓦-德马兹艾尔表示,凡尔赛市已经连续26年向民众传递莫里哀对戏剧的爱,今年的莫里哀诞辰400周年系列活动,更是“能让本市好好地庆祝一番这位全世界阅读量排第一,戏剧演出数量排第一,被翻译次数排第一的法语作者的诞辰”。

具体来看,名为“莫里哀,法国国家荣耀的产生”的这一展览从1月15日持续到4月17日;艺术家查维尔-威尔安的莫里哀雕塑将在5月正式亮相,这将会是没有传统雕塑高高底座,因此可以与市民“平起平坐”的雕像,用艺术家的话说,就是“市民可以坐在莫里哀的身边,与他合影,与他对话,拉近两者之间的距离”;接下来的6月的“莫里哀之月”将是音乐和戏剧的盛会…人们在这几个月期间可以像乘坐时光机一般从莫里哀的生平,一路了解到莫里哀诸多戏剧的服化道从古至今的演变历程。当然,还有来自其他多国的专家学者,赶来参加一场名为“莫里哀无国界”的研讨会,重新为人们呈现莫里哀给五大洲留下的文化与精神遗产,重点将会是亚洲国家,和非洲北部国家。

法兰西喜剧院,通常也被称为“莫里哀之家”,它在1680年得以创立,离不开莫里哀生前的剧团,自3个世纪以来,一直传承着莫里哀的遗产。对参观法兰西喜剧院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今年1月到7月之间参观3个展览:“莫里哀的千张面孔”,“舞台上的莫里哀”,以及“彩色的莫里哀”。在本台对莫里哀诞辰400周年的连载报道中,法语部也和波兰法语戏剧国际中心进行合作,推出系列通过戏剧学习法语的节目。

法兰西喜剧院曾表示,法国的喜剧表演者们会“把莫里哀看作是自己的领头人”,“莫里哀不仅是理想的艺术家,更是守护神”。在2022年莫里哀诞辰400周年到来之际,法兰西喜剧院总经理埃里克-惠夫庄严写道:“如果有那么一个剧院,它不知道该如何演莫里哀,那这一定就是莫里哀自己的剧院了(即法兰西喜剧院)。这可不是在开玩笑,因为放眼法兰西喜剧院的成员,没有任何人会对你说,莫里哀肯定是这样,或者那样。因为每天,每月,每年,每百年,喜剧院来来去去的人,首先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保持谦卑”。“莫里哀有千张面孔,千个剧场,很难讲哪一个才是最真实的。而我们,法兰西喜剧院,被称作莫里哀之家的剧院,能做的只有树立一个即不明确,又丰富的莫里哀的模样。也许只有这么做,才能触及真相的冰山一角。不过,我们也不要害怕朝着所有的方向继续探索下去,无论是翔实豪华的角度,还是朴素简单的角度;革命性的角度也好,学生模样的天真角度也好;落脚点坚实的角度也罢,扑朔迷离的角度也罢;有针对性的角度,将会和弯弯绕绕的角度一样,广受欢迎”,“因为所有有关莫里哀的内容碎片,拼凑起来,混合着历史和故事,就有可能重现莫里哀真实的样貌”。

[法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