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法兰西第五共和国之德斯坦

法兰西第五共和国之德斯坦
VGE et Chirac, 1974. © AP

这个时期,法国遭受两次石油危机的冲击,“光荣的三十年”基本进入尾声,德斯坦需要抗击高通胀率,破百万人的失业大潮,和高物价。经济方面,德斯坦冒着违逆民意造成的风险执行严苛经济政策,减少开支,增加赋税,限制工资上浮,减少不同阶层赋税后可支配收入差距,保持法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增速,科技方面继续大力发展高铁,重振民用核工业,研发出万维网之前最成功的线上服务之一Minitel。

社会层面,他倡导“自由先进社会观”,在他任总统期间举行多场重要社会类投票:降低成年最低年龄,把自愿堕胎从刑事责罚中删除,允许夫妻在自愿基础上离婚;文化方面,德斯坦时期法国涌现了奥赛博物馆,毕加索博物馆,阿拉伯世界研究所,维莱特广场等,以及总统府爱丽舍宫的首次遗产开放日。

外交方面,德斯坦在冷战期间寻求多极外交,缓和局势,关注非洲,强化欧洲建设,力促希腊加入欧共体,与德国总理施密特一道促成了欧洲理事会的诞生,和欧洲货币体系与之后欧元的诞生。

德斯坦是七国集团雏形首场会晤的促成人,同时也与苏联保持良好对话,在大部分西方国家元首孤立苏联之际,他与勃列日涅夫在1980年的华沙会面。

德斯坦的政策总体来看是中右派,而其移民政策则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保守化:法国在德斯坦任总统期间逐渐结束了宽松的吸引经济移民的政策,改为加强入境控制与逗留时常,引导移民回国。当时的法国失业率一度高企,政府曾一度下达严苛的外国人亲属探亲政策。

1981年5月,在第二轮投票中,德斯坦败给密特朗。此后他依旧活跃在法国政坛和文坛,继续出版文学作品,后被选入法兰西公学院。德斯坦也在欧洲政坛继续深耕,力促欧洲宪法条约的起草,被尊为“欧盟之父”。这个“欧罗巴合众国”之梦却因法国和荷兰公投结果不理想而未能实现。欧洲宪法条约就此搁置,直到2007年里斯本条约的出现。

2020年底,德斯坦因肺部感染,距离95岁生日两个月时辞世。后世评价中,通常认为他“有深刻的信仰,有能力,诚实,并不与民众亲近,却是一个好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