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气候资金承诺难兑现加剧应对气候变化努力的南北对立

千亿美元气候资金承诺迟迟不到位

早在2009年,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就已经制定富裕国家向贫穷国家每年提供1千亿美元的款项,帮助贫穷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然而,从由36个市场经济国家组成的政府间国际经济组织-经济与合作组织今年9月公布的数据来看,截至2019年,也就是哥本哈根承诺10年之后,预计的1千亿美元只有不到800亿美元到位,确切地说是796亿美元。 千亿美元的目标要在2023年才可能达到,比原定目标期限延迟了三年。

不仅如此,相关资金的使用与分配显然也与初始目的有一定距离。一方面,资金投入的项目更多地倾向于减排设施,然而,贫穷国家,尤其是非洲国家并不是温室效应气体排放大国。这些国家迫切需要的是如何应对气候升温带来的后果,比如增建大坝,以应对日益频繁的洪水灾难。但相关资金目前只有25%投入适应气候变化的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资金投入仍然继续倚重亚洲国家。涌向亚洲国家的资金占这笔资金投入的43%,而面对严重气候变化影响的非洲在其中所占投资比例只有26%。

事实上,无论是资金投入项目的不对症,还是分配的不均衡,都在相当程度上与资金特质有关。80%的资金,无论是来自公共部门,还是私营机构,都是贷款,剩余部分中,捐赠款项数目也相当有限。这就注定这些投资更在意所投款项的回报率。贷款无疑将加重接受资金国家的债务负担,而非洲国家偿付能力常常低于亚洲国家。而投资风能等新能源项目显然也比修建大坝更容易获得资金收益。

如果说千亿美元的气候资金虽有延迟,但正接近达到目标的话,在气候升温速度加快的背景下,不少专家和活动人士认为,十年前制定的资金目标事实上已经不足以应对气候变化加速的当今现实。

非洲面对经济发展与气候变暖双重挑战

的确,近年来世界各地极端天气灾难频发,凸显地球升温速度正快于预期。而这种变化加速在非洲地区尤其凸出。 世界气象组织与非洲联盟以及其它国际组织合作推出的最新报告显示,2020年,非洲大陆的气温不断升高,海平面上升速度加快,洪水、土地滑坡、干旱等多种造成严重人员物质损失的极端天气现象更加频繁。这一年,非洲大陆气温升高速度超过全球平均水平,热带地区以及南大西洋沿岸、印度洋沿岸的海平面升高幅度也超过了全球平均值。非洲大陆为数不多的冰峰正加速消融,有可能在2040年时就不复存在。联合国就此警告说,这些气候变化带来的自然灾害关系着数以百万计的非洲大陆百姓的生存。

非洲国家因此决心在格拉斯哥峰会上向富裕国家施加压力。代表非洲国家参加谈判的加蓬人Tanguy Gahouma-Bekalé 向法新社表示,非洲国家希望峰会找到在今年就解决资金缺位的问题的办法,而不是在两年后之后。他表示,非洲国家若想有能与气候变化现实相匹配的经济发展,这笔资金至关重要。非洲国家不会接受为顺应气候变化挑战,而限制自身的经济发展。他认为,帮助贫穷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影响所需要的资金已经不是1千亿美元,而应当是这个数字的十倍。

非洲国家谈判代表上述表述的背后是工业大国常常视而不见的事实,那就是工业大国此前的经济发展模式应当对如今气候升温加速的现实承担责任。正如Tanguy Gahouma-Bekalé所说,非洲大陆已经面对气候变化的现实,而非洲国家并不是这种现实的责任者。

应该说非洲国家不仅是气候变化影响首当其冲的受害者,而且这些国家都面对经济发展以摆脱贫困的紧迫需求。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模式能否顺应全球应对气候变暖挑战也关系着全世界。德国政府环境事务国务秘书近日表示,富裕国家向贫穷国家提供气候资金与慷慨与否毫无关系,而是一项全球政策不可分割的重要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