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无论美国多么想退缩,但美国别无选择,只能继续打击恐怖主义

法国世界报的社论文章写道,坏得不能够再坏的情况莫过于喀布尔机场周四发生的双重爆炸了。虽然这一事件事先得到了预测,但是,美国却没有能够阻止它的发生。

几天以来,美国一直在警告说,喀布尔机场地区有可能发生恐怖活动,8月26日星期四,当两个炸弹在机场附近爆炸时,恐怖威胁变成了现实,决定离开的阿富汗人仍然大量聚集在那里,爆炸造成至少85人死亡,其中包括13名美国士兵。伊斯兰国组织的阿富汗分支立即声称对双重袭击负责。

社论文章继续写道,在此次双重爆炸发生之前,撤离阿富汗的行动已经因为一些阿富汗平民在人群中被踩踏压死而伤痕累累,现在,这一双重爆炸的发生让从阿富汗的撤退行动变成了一场灾难。虽然由于空中桥梁的建立,美国及其盟友得以在十天的时间内撤离了超过10万人,这确实是在特别困难的情况下实现的一个壮举,而且,美国总统拜登周四晚间还保证,人员撤离行动将持续到8月31日,但是,除了人员伤亡的悲剧,喀布尔机场区发生的恐怖袭击将对华盛顿及其盟友造成严重的影响。

在恐怖袭击发生后,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誓言报复,拜登说,“我们不会原谅,我们不会忘记,我们会追捕你们,我们会让你们付出代价。”法国世界报的社论文章表示,誓言报复的拜登明显被震撼了,拜登誓言报复意味着,虽然美国希望将在阿富汗驻军的这一页彻底地翻过去,但是,美国实际上并没有结束与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斗争。

社论文章写道,在911袭击事件20周年临近时,美军再度受到他们设法从阿富汗驱逐的基地组织的外生组织的攻击。周四晚上,拜登总统提到了伊斯兰恐怖主义的“转移”问题,拜登含蓄地承认了美国没有能够战胜伊斯兰恐怖主义这一癌症。美国及其盟友在与基地组织作战后,又在伊拉克、叙利亚和萨赫勒地区与伊斯兰国组织作战;目前在非洲显现的伊斯兰恐怖主义癌症已经转移到亚洲。

法国世界报的社论文章继续写道,喀布尔双重爆炸的另一个教训是,理论上是阿富汗新主人的塔利班并没有能够控制这些恐怖组织。根据2020年2月塔利班与特朗普政府达成的多哈协议,塔利班承诺在联军完全撤出之前不会对联军发动袭击。塔利班没有能够阻止敌对团体发动袭击。

法国世界报的社论文章还写道,最近几天,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斗争甚至导致了一个矛盾的合作的出现,这就是:塔利班和美国人合作,试图确保喀布尔机场的安全。用一名美军官员的话来说,确保喀布尔机场的安全是塔利班和美国的“共同目标”。

喀布尔机场的悲剧让人想起美国其他的痛苦的失败,例如1980年在吉米·卡特领导下试图解放伊朗人质的失败,或者是2012年9月11日美国驻利比亚班加西领馆受袭事件。

对过去二十年所犯错误的盘点已经开始,这是必要的。无论美国多么想退缩,但是,美国别无选择,只能继续打击恐怖主义。圣战主义如今是全球性的,美国及其盟友仍然是圣战主义的主要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