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新弱势群体——因新冠危机而变得脆弱的400万法国人

在赛诺菲希望基金的资助下,与一些协会和研究人员合作,研究中心在五月份启动了脆弱性和复原力研究,对3,202人在网上进行问询调查,并根据中心自1978年以来每年三次对法国人生活条件的调查,对疫情结束时的情况进行了初步评估。

根据研究报告,当今31%的受访者感到自己的生活状况脆弱,即比2018年多出10个百分点,其中四分之一的人将这种情况归咎于新冠危机。将这一调查结果推及整个法国人口,8%15岁以上人口,即400万法国人,在过去两年中,在就业、财务、健康、住房这几个方面陷入了令人担忧的境地,且由于孤立无援而变得变本加厉。

第一个弱势的表现当然是在职业方面,42%被研究划为”新弱势群体”的人很难找到工作,34%的人签了定期工作合同,而非弱势群体人口为16%;14%的人失业,其他人则有6%。研究报告明确指出:”新弱势群体中大多数是年轻人(74%),主要就业于零售、住宿和餐饮业、以及文化活动和家庭服务类的私营企业,学历不高,每两个人中就有一个没有高中会考文凭,且往往已经成家。这种工作的不稳定性主要涉及生活在巴黎地区的人口(21%)和居民人数超过10万城镇的居民(34%)。

健康无保障

调查结果中还有:61%的人认为他们的经济状况是因为新冠危机而恶化的,尽管国家提供了各种支持,如短期工。

生活状况恶化还反映在支付各种账单时的捉襟见肘:电费,电话费,上网费,房租或是按揭、税款、房屋或汽车保险和学费交纳等方面的困难。

与新弱势群体出现相矛盾的是在健康危机开始后,法国人的储蓄就一直在飙升。对此,中心社会部主任、研究报告的主笔之一桑德拉-霍比安纠正说:”当然,银行统计数据显示,在整个危机期间,法国银行的储蓄数额相当大,高达1570亿欧元,但要知道的时其中70%的储蓄是由法国20%最富有的家庭积累的”。

在健康方面,新弱势人群比其他人更经常受到病毒的影响,且由于经济原因不得不推迟或放弃治疗,是其他群体的两倍。

而更令人惊心的是因危机而变得脆弱的人对生活的看法黯淡,他们坦言自己身在死胡同里,不仅没有任何改善的前景,且对未来的恶化感到恐惧。他们中只有32%的人认为自己是幸福的,而非弱势人群则有73%。

心理健康

正如社会工作者曾指出的那样,法国人的孤独感普遍存在,导致的心理后果并不总是能得到公共机构的必要关注。

对此,精神分析定向和咨询空间负责人指出:”这是一个已经观察到很久的趋势,但健康危机大大加剧了这一趋势”。2021年在巴黎 ,这家协会为近600人提供每周心理跟踪,即比 2020年多20%,每年还进行16000次心理谈话。她指出:”越来越多的时候,是公共机构、医院、医疗和心理中心将有心理问题的人转介给协会,因为它们缺乏资源来进行跟踪治疗。在危机结束时,已经观察到很多人出现抑郁、失去参照点、混乱、漂浮和自闭的心理现象,似乎疫情和禁闭打乱了他们与时间的关系。

自健康危机以来,法国政府和社会团体一直在努力提供紧急支援,形式包括食品分发、支票、援助、延长各种福利的享有时间,更不用说对短期失业的补偿。霍比安女士指出,“35%的新弱势群体得到了此类帮助,这有效地提高了他们的士气,因为他们中54%的人说他们对国家机构、社会保护和政府更有信心,83%的人认为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这一比例与非弱势群体的比例相同。”

桑德拉-霍比安评论指出:这表明,在正确的时间提供有用的、有针对性的援助,对整个社会有积极的影响 。于此相反,65%的新弱势人群没有得到任何帮助,因为社会保护体系明显存在漏洞,这令他们悲观到认为要对他们想彻底改变的社会采取暴力。

由此可见,在适当的时候有益地帮助弱势群体是社会凝聚力和民主正常运作的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