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承载千条璀璨生命史迹的巴黎兰巴勒酒店

17世纪的巴黎,位于帕西(Passy)地铁站附近的这街区还只是巴黎市附近的一个村庄。 一些属于贵族或富有的资产阶级的疯狂建筑物纷纷在那里打造而成。这座最初建于法国重大世纪的兰巴勒酒店就是这种背景下打造的。这座房子伴随着一个橘园、露台和一个大花园,1653 年它是属于法国国王的顾问克劳德·查胡 (Claude Chahu)。然后,著名的劳尊公爵(Lauzun)于 1703 年买下它,并居住于此(1703 年至 1733 年)。并于1783 年,被上了断头台的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密友- -兰巴勒公主 (Lamballe )购得它,并以她的名字命名为:兰巴勒酒店 。 1792 年 9 月,兰巴勒公主被法国大革命民众屠杀,并将其头颅用一根长矛刺挂着游街示众。  

 

兰巴勒酒店1846 年被布兰奇医生改造成一间豪华的精神病诊所。 许多著名艺术家都曾经疗住在那里:法国诗人暨新小说家的热拉尔·德·内瓦尔( Gérard de Nerval )、《浮士德》歌剧的法国作曲家夏尔-弗朗索瓦·古诺( Charles Gounod) ,另外还有法国著名小说家莫泊桑(Guy de Maupassant),他在那里住了两年,并于 1893 年就在那里去世。  

1922 年,兰巴勒酒店被一名战争飞行员和外交官李牧( Limur) 伯爵买下。 这座房子濒临倒塌,然后它被夷为平地,接着按照与建筑的前身相同的设计规划,采用原建筑所采用那些切割成块的大石头重新打造(过去有过砖块和石头砌成)。  

只有里面的有一座美丽的花园楼梯环绕着一个假山洞建筑,是在原建筑物时代打造存留至今。1946年,这所房子最终被土耳其人租了下来,之后也就买下来,并在那里设立了大使馆。 兰巴勒酒店就成了土耳其大使的官邸,土耳其的大使馆就设立在官邸旁边。 

就这样,在巴黎第 16区,隐藏着这么一个令人惊叹的住所,在那里相继住过的有贵为公主的人物、也经常举行过上流社会舞会、有过咖啡馆音乐会、以及成为电影拍摄地点。不但有前述的内瓦德、古诺和莫泊桑,也住过一些疯子人物如梵高的哥哥在弟弟死后也抑郁不振入院治疗。

这栋建筑的外观:一面红旗飘扬在一座古老的建筑上。 在这面国旗上,有星星、新月,这显然是土耳其国旗。 它位于法国国家广播电台( Maison de la Radio)和巴尔扎克之家(Maison de Balzac), 以及兰巴勒街(avenue de Lamballe )之间。 在安卡拉大使馆的花园后面,还有一条古色古香散发着魅力的小街- – 伯顿街( la rue Berton) 。 

法国著名诗人兼剧作家的阿波利奈尔(Apollinaire),根据他在著作《两河流域的浪子》中的描述,已认定这里是巴黎最风景如画的地点之一。 他想象着巴尔扎克用他的那双短腿逃离债权人,穿过一扇后门,通往这条满是石头和车辙痕迹的道路。 美丽风景依旧,巴尔扎克的气息漂浮在空中。 

历史上,有几位土耳其名人,被位于巴黎 16 区的这个宁静岛屿上的居民所尊敬。他们是于 1946 年抵达这里的。回顾历史,这得感谢一位 23 岁的年轻女子尼凡(Nevin Menemencioglu),她来到巴黎的目的是为她的叔叔 努曼(Numan Menemencioglu)找一个气派足够作为大使馆的地址;努曼于1942 年至 1944 年期间担任土耳其的外交部长。几个月后,大战中的巴黎被解放了,以亲西方友谊而闻名的努曼重新开放了土耳其大使馆,该使馆在 1943 年之前的三年时间里,将数百名土耳其裔犹太人从纳粹占领者的手中解救出来。当他在 1944 年底搬到首都时,旧居已不再可用:他不得不和他的侄女在布里斯托尔酒店住了好几个月。当时他的侄女正在巴黎漫游,寻找一个值得代表其国家尊荣的建筑物。据悉,她碰巧推开了一位著名军人刚刚搬离的 兰巴勒酒店的大门:此人就是赫赫有名的艾森豪威尔将军;他在巴黎时将这里作为他的军事总部。于是就这样,在巴黎的帕西,藉着兰巴勒酒店,就连上了新鲜活络的法土外交关系的历史。 

[法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