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总统选举最后冲刺 一半法国人还在犹豫 但大局已定?

但是目前笼罩在这次大选上的总体气氛是,法国人对投票的态度是焦虑的、不感兴趣的、不甘心,或者不愿意。  被认为是非典型的2022年选举年给人的印象是,法国人 “脑袋在别的地方”,而竞选人则抱怨这次选举缺乏活力,缺乏辩论的机会。尤其引起关注的是, 一个奇怪的悖论笼罩着法国,因为欧洲大陆的乌克兰战争、气候变化、健康危机等等风险也许从未如此之高。2022年也是2017年一位名叫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的39岁男子当选后开始的重组的继续,但局面已经发生了变化。

 在一个充满危机的五年期结束时,即将离任的总统一直等到最后一刻才参加竞选,他将自己的连任作为最受欢迎的人选,把极右翼候选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pen)甩在后面。而在距离选举还有两天的时候,有一种犹豫不决的气氛和大量选民弃权的阴影笼罩着。

极左极右占上风选民犹豫不决

目前的民调都行显示,马克龙民调占据榜首,极右翼勒庞紧追其后,第三名是极左翼的梅朗雄,第四名和第五名分别由极右翼,也是今年选举的“黑马”泽穆尔和传统右派大党共和党的候选人佩克雷斯平分秋色, 因此评论都注意到,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出现的一个特点就是极左极右翼占上风,传统大党退缩的局面。这是否将为法国今后政治生活的变化埋下伏笔?或许尤其关联性,这次选举还有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另一个现象:选民面对众多的候选人还是难以决定手中的选票去向,法国政治学者政治学家帕斯卡尔-佩里尼奥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警告说,选民的优柔寡断给周日的第一轮选举带来了 “不可忽视的 “不确定性,即使目前还是由马克龙和勒庞在民调中继续领先。

他指出,大约每两个法国人中就有一个人没有决定选谁,或者改变了主意,这是第一次选举达到如此高的比率。这就让在4月10号的第一轮投票前就产生了不确定性。所以,周日实际去投票站时进行的投票可能会很重要。他认为,基本上选民的反应越来越像市场上的消费者。有供应方的影响,经济形势的变化,有一些问题突然变得极其重要。这种对情况的投票,有时对形象的投票可能是极其重要的。

2017年局面重现?

如果按照目前的选民意向,再次出现2017年的马克龙和勒庞对决的第二轮,是否还是会出现马克龙大赢的局面重演?

目前费加罗报上刊登的即时民调显示,假设出现这种局面,马克龙将以52%对48%胜出。但无论如何,都显然和上届的66%和33%不可同日而语。帕斯卡尔-佩里尼奥分析其中原因指出,马克龙在最后时间才宣布参选,只举办了一场竞选集会,只露了几次面,即使他在所有民意调查中继续领先,还是会使他的选举资本受到影响。与此同时,在这次竞选中,勒庞也几乎消失在了看不见的法国,正如她经常说的那样,她走遍了法国的小村庄、小城镇。也就是她所言的几年来一直感觉被遗忘的边缘地区的法国。但这些被遗忘的选民会在投票箱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左翼过于分裂

对于一直呈上升状态的法兰西不屈服党,也是目前排在民意调查第三名,在多位左翼候选人中名列前茅的让-吕克-梅朗雄(呼吁进行有用的投票,能否让他进入第二轮的问题。帕斯卡尔-佩里尼奥分析认为,同为左翼的绿党候选人雅尼克-雅多和巴黎的社会党市长安妮-伊达尔戈,在竞选的最后几周,都因这种有用的投票而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现在,我们的印象是,让-吕克-梅朗雄要想在团结不同的左翼选民方面走得更远,将更加困难。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左派很弱,尤其是仍然很分裂。

7成人反对淘汰候选人给第二轮投票意向

在第一轮投票竞选即将结束,进入周六的冷静期前,也出现了那些没有进入第二轮的候选人是否应该给出投票意向的讨论,费加罗报自家的一个民调显示,超过70%的选民认为,被淘汰出局的候选人不应该给出投票的意向。目前意向选票位居第五的共和党的候选人佩克雷斯告诉媒体,她希望可以进入第二轮,但若事与愿违,在第二轮不会呼吁自己的选民投票给谁,但她会公开自己投了谁。她说,她认为法国人不希望得到任何指示。她永远不会给出指示,因为他们是自由的,他们是投票的人。佩克雷斯的这个决定遭到了批评,认为她不号召投反对极右派是与其政党传统不符的做法。而梅朗雄表示,他会在马克龙和勒庞的第二轮选举中征求支持者的立场,但他再次强调“他一直说不给极右派投票。”

最新民调:马克龙胜选连任

根据法新社公布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第一轮投票中,马克龙和勒庞分别将获得26%和22%的选票,进入第二轮,马克龙最终将以54%选票战胜勒庞,再次当选。

面对民意调查是否经常出错的质疑,法新社指出,尽管一直存在弃权的盲点,但总统选举结果与预测差别不大。费加罗报分析认为,不可预测,大规模的弃权可能性让这次选举的结果充满变数,可能推翻所有的民调预测。

[法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