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巴黎科钦医院地底隐藏城下城历史秘辛

这家巴黎的公立医院位于福布圣雅各街( rue du Faubourg-Saint-Jacques)。我们不妨跟着法國重点周刊记者洛伦来探究一下它有隐藏着那些秘密吧! 

洛伦表示,他对这家医院里的各条小路小径都很熟悉,因他曾经为了写一本书,对于一名南斯拉夫人于1943年被德国人杀死的案件进行调查;当此人在做痛苦的垂死挣扎时,住进了这家医院的一栋楼医疗大。 

洛倫介绍说:我当时完全没有怀疑在我的脚下,亦即在数百名病人的脚下,还存在有另一个城市,其内有着一系列的长廊街道建筑、所刻印上的号码数字、它的柱子群……  

一位替巴黎市政府工作的工程师吉勒.多玛斯 (Gilles Thomas) 担任洛伦此次巴黎地下行的向导。多马曾经出过一本著名书籍叙述巴黎下水道坟场的故事。不过这里要介绍的不是地下坟场故事。他说: “这些骨骸收藏馆”斬獲的成功是不可否认的。 

在迷宫般的科欽医院大楼建筑中,这位專家向导带我们来到了另一段故事。他說,这涉及到一个名为卡普汉(Capuchins) 的采石场,采石场的设立是为了纪念 1613 年在此建造的一个同样名称的卡普汉修道院,其中保留了其位于巴黎波特罗雅尔大道(Boulevard de Port-Royal)的入口门廊。 

医院的后院从未如此令人兴奋:它们看起来像仓库,这就是现在的新状况。 突然,我们走下大约二十级台阶,来到一扇装甲门前。 后面是一个直下 20 米的楼梯,温度保持在 摄氏15 度的恒温。 

欢迎来到 SEADACC王国世界,这个保护巴黎地下古迹文物的志愿者协会在 1980 年代从那些城市探险者的破坏手中拯救了这个地底下的将近近 1,200 米长廊。 

欢迎来到这座自 1990 年以来完好受到修复保存、庇护、神圣化、照明化、列入古迹名册的迷宫,它讲述了一个打造的历史、建造巴黎的历史,一个拯救行动的故事,亦即拯救巴黎的故事。 

要了解巴黎这座城下城的故事,我们必须记住,巴黎是用自己的石头和岩石建造而成的。 塞纳河右岸的是生石灰,有着3500万年历史;塞纳河的左岸地质是熟石灰,有着4500 万年历史。 

吉尔斯·托马斯解释说:生石灰被用来制作石棺,也会采用熟石灰来打造,过去主要是用来打造防火房屋。 一直到 13 世纪初,人们在巴黎的许多土丘和山脉中以及塞纳河畔进行露天挖掘。 塞纳河右岸挖掘10米深,主要为了挖掘生石灰,其地层较浅,塞纳河左岸挖掘达20米深,为了能挖掘出年龄层较古老的石灰岩,因此较深入地层。 

但随着人口的增长,宫殿和教堂的增多,对建筑材料的需求呈爆炸式增长。 但是我们还想维护保存仍然被过度开垦挖掘的巴黎地层。 

这就是为什么到了今天,我们开始建造直接下到地层、进入石灰厂静脉的入口,接着挖掘出这些古代打造的地下走廊,使用的技术是滚柱技术:亦即我们在这个将是最为最后支撑作用的巨柱的周围,进行挖掘,为了不需要把柱子做过分长距离的滚动挖掘工程,不必将砖块滚动太长的距离,我们在这里、在那里都使用凿井的技术,以便能更快地直接进入这些走廊林立区块。这也是探索科钦医院地底下是一个可以提供资金对于今古挖掘技术、支撑技术进行观察、比较的历史教育良机。 

从 15 世纪开始,还通过了在地下矿层建造平行的墙壁、树篱来作支撑矿井的用途,并把这些墙壁、树篱塞满了运营废料,这就是所谓的填充技术。 

但从 18 世纪开始,巴黎交通事故成倍增加,道路路面崩塌,房屋崩塌。 

巴黎道路成了百孔千疮 ,这些洞孔正继续下陷。 

这就是为什么在 1777 年做出了一项“重大”决定:创建一个采石场检查站,以便列出和绘制那些随着时间推移而失去记忆的空洞。 

前一年,数学家安托万·杜邦 (Antoine Dupont) 已受托调查画廊。 但他错误地只依靠虚弱的断层来建立垂直支撑柱,却不了解有必要直接在建筑物本身上方采取加固行动。 

这个建筑上拯救的原理原则,一名建筑师将明白这一点:这人就是来自瑞典国王的建筑师吉尤姆 (Charles-Axel Guillaumot)。 1777 年 4 月 4 日,吉尤姆在他任命的当天,好死不死,一座位于圣米歇尔大道(靠近 RER 卢森堡的南出口)的豪宅刚巧倒塌了,其加固工程师就是由数学家杜邦负责主持进行的 。 情况紧急!于是这位在历史上被定位称为“拯救巴黎的人”,就此出现、登场了。 

不过,一直得等到 2017 年,巴黎市才考虑通过在丹费尔-罗什罗 (Denfert-Rochereau) 广场附近规划设计了一个方位来纪念他的《功绩》,并以其名命名此一纪念碑,以此向这位《巴黎救星》建筑师致敬。 

而且还得等到近代有吉尔斯·托马斯和他的朋友们的奋斗和努力才让这个科钦医院地底下走廊区加固工程项目取得成果。  

在科钦医院的地底下隐藏的古建筑区,神秘建筑物件不少,例如我们可以看到一根柱子,上面刻着《1777 29 G.》 这个非常清晰的铭文,是雕刻在一根烟黑色的柱子上,专家为我们破解译出这根柱子的历史轨迹; 它是 1777 年 瑞典建筑师吉尤姆时代指定的第 29 根柱子。 在古迹文物单位进行工程历程中,当新的检查员上任时,他发现了 这个250 公里长的走廊。 《巴黎古代地下建筑协会(SEADACC) 》出手保留了 1,200 米的土地,这些专家们才得以在这里找到了自 15 世纪以来使用的所有加固方法:旋转的柱子、海牙、填充墙、还有带着膀臂造型的柱子,这些都是用手臂的力量吊起的巨大装置的石头。卡普汉 采石场向南延伸至 巴黎的La Santé 监狱,向北延伸至 Val-de-Grâce 地区,从东到西,位于整个巴黎科钦医院大楼的地底下。 我们发现在石头上刻着的这些地形标志,有时会有一些令人玩味的变化,例如:它位于日落一侧的 rue de la Santé的标志,以及 位于 Val-de-Grâce 菜园下的标志等等…… 

巴黎科钦医院的地底下,还藏有其他许多有待专家破解并修复的神秘古文物建筑结构。在这个幽暗地底寻觅探索走廊隐秘区的游客,不时还可听见外面日光下行人的鞋跟踩踏在地面上的响声。有空不妨来这个巴黎神秘历史文物古迹的地下世界,重游古巴黎的历史时光。 

[法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