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如果美国最高法院推翻堕胎合法裁决…

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稍后表示,最高法院外泄的草案是真的,但不是最终决定,他同时谴责外泄行为是“背叛”,辜负最高法院的信任,并下令最高法院执法官调查。

根据上述意见草案,美国最高法院准备推翻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中保障全美妇女合法堕胎权的历史性裁决,这将导致宪法对堕胎权近50年的保障荡然无存。

那么,如果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这一持续近半个世纪的堕胎权,会发生什么?

各州自行决定

如果最高法院推翻奠定堕胎权基础的『罗伊诉韦德案』,美国将回到1973年以前的状况,各州可以自行决定禁止或允许堕胎。

美国26个共和党治下的主要位于中部和南部的州,一如怀俄明州、田纳西州和南卡罗来纳州,准备彻底禁止堕胎。最近几年,这些州中的许多州出台了限制性法律,迫使许多诊所停业。最近几个月,德克萨斯州和俄克拉荷马州也禁止在怀孕六周时进行堕胎。

到一千公里外去堕胎?

很少有国家像美国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着如此巨大的地域差距。

根据迈尔斯堕胎机构的计算,假如最高法院推翻了『罗伊诉韦德案』,居住在路易斯安那州的妇女可能要旅行1000多公里才能找到一个提供堕胎的诊所。

相比之下,在民主党治下的沿海州,如加利福尼亚和纽约,堕胎非常容易。这两个州已承诺将会成为那些不能在其居住的州进行堕胎的妇女的安全避难所。另外,包括巨头亚马逊在内的几家公司也承诺,如果他们的员工将不得不为堕胎而旅行的话,公司将为其员工提供财政援助。

美国中期选举能改变什么?

在距离中期选举还有189天的时候,最高法院的裁决可能会前所未有地改变美国的政治格局。进一步加深意识形态和文化分歧。

美国总统拜登星期二明确表示,他将带头为维护堕胎权而战。他在一份声明中说:”我相信妇女的选择权是最基本的权利”。他呼吁选民在11月的选举中 “选择支持堕胎的候选人”。

美国中期选举传统上执政的一方往往被击败。”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强调:”1亿妇女的权利取决于你们的投票。”

改变国会规则?

拜登和舒默希望通过这一选举扩大民主党在参议院的多数席位,目前民主党的席位不足以使他们通过一项适用于所有州的联邦堕胎法。

堕胎倡导者现在唯一的其他选择是改变参议院的规则,以降低通过这样一项法律所需的票数。但共和党人和拜登阵营中的少数民选官员目前反对改变规则。

不过,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承诺在星期二对合法化堕胎进行投票。他说,”每个美国人都将能够看清楚每个参议员的立场,”他警告说,”我们的孩子将面对比他们的父母拥有更少的权利的局面。”

其他权利会受到威胁吗?-

这也是拜登在周二所表达的恐惧。他认为,美国最高法院在关于堕胎权的决定草案中提出的论点 “远远超出了 “堕胎的范围,有可能引发对 “一系列 “其他权利的质疑。

这位民主党领袖举例说,美国最高法院在理论上的根本性改变可能导致对避孕权和同性婚姻的合法性提出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