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如果法国强行规定50岁以上的人打抗新冠疫苗,有法律上的难度吗?

先来看看意大利是怎么一个情况。由于奥密克戎变种病毒造成大量人口再次感染新冠肺炎,意大利在1月5日星期三通过政令,强行规定50岁以上人口必须接种疫苗。意大利政府的理由是,这个年龄段的人最有可能住院,所以强制接种疫苗,可以减轻医院的压力。

费加罗报说,法国已经有人呼吁要采取意大利那样的措施。但是法国宪法专家佩纳表示,法国政府没办法用政令来强制施打疫苗,只能通过法令。公共法教授司拉马也这么说,就是法国宪法法院上一次曾明确规定强制儿童接种疫苗,必须通过立法来操作。

既然要立法,那议会就必须拿出正当理由,说明为什么要规定强制50岁以上的人施打抗新冠疫苗。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是,在有副作用的情况下,接种疫苗的好处和风险之间的关系问题。二是,要拿出科学数据说明50岁以上的人更有可能会得重症,所以会让医院承受不起。

费加罗报说,目前来看,议会可能会碰到好几个难题。首先是年龄问题。为什么卡在50岁 ? 宪法学家佩纳说,研究显示 65岁以上的人才是风险最高的人群,他们的死亡率是最高的。还有一个问题是,为什么用年龄来划分高风险人群,为什么不把其他高风险人群也放进去,比方说医护人员就是高风险人群。

就算这些问题解决了,如果这项立法落到法国宪法法院手里,又会是一个什么情况呢?

法国宪法里有一个平等原则:在法律面前,所有的公民一律平等。但是法国宪法法院和法国行政法院又规定,如果公民的处境不同,前面说的平等原则就不适用。

宪法学家佩纳说,50岁以上的人群被新馆病毒伤害的风险比50岁以下的人口要高。这种不同的处境为不适用宪法平等原则提供了依据。但是,强制50岁以上的人施打抗新冠疫苗,可能会违反其他的基本法,比方说个人自由法,言论自由法和尊重私生活法。 佩纳说,法国宪法法院会根据全民绝对利益来考虑限制基本法。佩纳说,这里是由于公共卫生原因,为满足公共秩序需要, 确保所有人的健康,而限制一部分人的私生活, 法国宪法法院完全可能接受。

但是强制规定50岁以上的人施打疫苗,在基本法的其他层面可能会有没办法逾越的障碍。比方说,保护人身完整这方面。接受医学护理和治疗,必须征得病人同意。这是2002年法国的库什内法规定的,这在法国行政法院,是人身不可侵犯层面的基本自由概念。换句话说,如果本人不同意,强制接种疫苗是明显违宪的。碰到这种情况,除非有致命风险,被看作是有医学上的迫切性,不然就不能强制治疗。公共法教授司拉马举了一个例子说,如果我们不愿意,就不能强制我们做基因测试。但是我们可以用触犯法律的设计来达到目的。拒绝测试的人,就有可能触犯刑法。在强制打疫苗的问题上,我们不可以强制大家去打,但是我们可以用惩罚的办法,用阻挠拒绝接种的人享受部分权益的办法来让强迫他们打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