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在美国之后,欧盟是不是也要抵制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呢?

在美国之后,欧盟是不是也要抵制俄罗斯的石油呢?这是周二下午出版的法国世界报的头版头条内容。

法国世界报的相关文章指出,法国外贸部长里斯特(Franck Riester)3月7日星期一在提到对俄罗斯能源禁运的可能性时表示说,“我们对俄罗斯天然气和石油的依赖是美国所没有的”。里斯特补充说,“我们不会关闭任何大门,但是我们须要看看对俄罗斯施加什么压力是有效的,同时也要考虑到这可能对欧盟及其各成员国会有什么后果。”目前,好几个特别依赖俄罗斯天然气的欧盟国家还没有就抵制俄罗斯油和气做好准备。比如说德国吧:周一,德国总理舒尔茨就表示,从俄罗斯进口化石燃料对欧洲“公民的日常生活”是“至关重要的”。

不过,法国政治人物中不乏呼吁抵制俄罗斯油和气的人。法国前总统奥朗德周一就呼吁要停止向俄罗斯购买天然气。奥朗德说,为了阻止普京,我们就要停止购买他的天然气。

法国前总统奥朗德在法国世界报上刊出的一篇论坛文章写道,继续购买俄罗斯天然气的话,就是在为我们谴责的战争提供资金,奥朗德主张,现在先限制法国的购买量,然后,未来完全在欧盟层面停止购买俄罗斯天然气。

奥朗德在文章中写道,我知道如果欧盟停止进口俄罗斯天然气会对27国的欧盟造成什么样的经济影响。虽然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由于其他国家通过天然气管道或液化天然气油轮供应液化天然气,我们的消费将毫无困难地得到保证。但是,明年冬天我们就会有价格和数量的双重冲击。

我们是否认为我们别无选择应该屈服于现状呢?我们是否认为,虽然我们真诚地与乌克兰人民团结一致,但我们不能为我们的能源支付更多的费用、我们不能冒着明年冬天不供暖的风险呢?还是我们应该认为,我们需要确保我们自己的安全并对普京造成重大的挫折,我们需要比预期更快地深刻地改变我们的能源模式呢?

奥朗德认为,不论是从理性出发还是从情感出发,我们都应该做出这个选择:停止进口俄罗斯天然气,并尽快着手去做。奥朗德表示,对法国来说,我们可以实现这一目标,因为俄罗斯天然气占法国消费量的20%。当务之急是要与不同的供应商如挪威、荷兰、阿尔及利亚和美国的供应商协商,增加数量,并提高我们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的卸货能力。

奥朗德继续表示,如果我们不能够完全替代来自俄罗斯的所有天然气的话,我们就必须减少需求。这是考验我们勇气的地方,因为将不可避免地要求法国人在明年冬天把暖气烧得不那么热。奥朗德说,我相信,我们的同胞意识到俄罗斯对和平构成的威胁,并渴望向遭受令人心碎的痛苦的乌克兰人民表达友谊,他们会接受这一牺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