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加密资产实施全面、一致和协调的全球监管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专家 Tobias Adrian、Dong He 和 Aditya Narain 撰文说, 加密资产的市值已接近2.5万亿美元,这表明区块链等基础技术创新具有重要的经济价值,但也可能反映了过高估值环境下出现的泡沫。事实上,先前市场对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做出反应时,就出现过一轮针对加密资产的大规模抛售。

确定估值并不是加密资产生态系统中的唯一挑战——风险的识别、监测和管理也给监管机构和企业带来了困难。

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加密资产的出现可以加速我们所谓的“加密资产化”趋势——即这些资产会取代本国货币,规避外汇限制和资本账户管理措施。

这些风险凸显出为何我们现在就需要制定一套全面的国际标准,用来充分解决加密资产、相关生态系统及有关交易给金融体系带来的风险,同时为有用的加密资产产品及应用创造一个有利的环境。

金融稳定理事会应发挥协调作用,制定一个包含加密资产监管标准在内的全球性框架。目标应在于为管理金融稳定风险和市场行为风险提供一套全面、协调的方法,其应能在各辖区得到一致的应用,同时最大限度地减少监管套利的可能性,避免将有关活动转移至要求较宽松的辖区。

加密资产的影响横跨各个部门乃至国境,这降低了国家层面举措的有效性。各国正在采用的策略截然不同,且在现有的法律法规下,可能无法在国家层面采取措施来覆盖加密资产的全部要素。重要的是,许多加密资产的服务提供商都是跨境运营的,这增加了监管执法工作的难度。监管措施缺乏协调,可能助长潜在的破坏性资本流动。

负责不同产品和市场的标准制定机构提供了不同程度的指导。 但它们并未得到充分的协调,无法形成一个全球性的框架来管理在金融和市场诚信、金融稳定以及消费者和投资者保护方面存在的风险。

全球监管框架应针对各种活动和风险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例如,我们认为其应包含以下三方面内容:

应该对提供关键功能的加密资产服务提供商发放牌照或进行授权。

应针对加密资产和稳定币的主要用例,量身定制地确定相关要求。

当局应为受监管机构的加密资产敞口及业务参与提出明确的要求。

一些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面临着本国货币被加密资产替代(即所谓的“加密资产化”)的更紧迫、更严重的风险。面对“加密资产化”的挑战,当局需要对资本流动管理措施进行调整。这是因为,当人们通过不受监管的新工具、新渠道和新服务提供商来转移价值时,要使用现有监管工具来管理资本流动,可能会面临更大的挑战。

 Tobias Adrian、Dong He 和 Aditya Narain 表示,各方急需开展跨境协调与合作,以应对技术、法律、监管等方面的挑战。要为加密资产制定一套全面、一致和协调的监管方法,这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但如果我们现在就开始这么做,我们可以在获得底层技术创新好处的同时,实现维护金融稳定的政策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