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国会能否过半数 马克龙阵营受威胁

获得了25至25.8%的选票,也就是说,双方相差无几。

本次选举弃权率高达52-53%,也就是说,超过一半的选民周日没有去投票站,这一破纪录的结果显示,法国人对现在这一被总统大选盖住光芒的投票缺乏兴趣。

梅郎雄周日晚间称,“总统的党失败了!”他呼吁他的人马在第二轮选举时在各个选区“涌现”。不过,一些专家称,在第二轮选举时,梅朗雄左翼联盟可能会因缺乏后备票和高弃权率而影响得票结果。

梅郎雄领导的左翼联盟曾承诺,一旦赢得绝对多数,将与马克龙实行“共治”,等于事实上剥夺了总统制定国内政策的权力。但现在看来梅郎雄实现这一雄心的可能性很小。

作为极右翼国民联盟主席的玛琳娜.勒庞,曾进入4月24日的总统候选人对决。但她的党在第一轮立法选举中仅获得20%的选票,位居第三,然而遥遥领先传统右翼,以共和党为首的传统右翼将失去国会反对派第一大党团的地位。

在立法选举中一直受到多数投票制限制的极右翼政党,有可能自1986年实施短暂的比例代表制以来第一次在国会超过15席,15席,这是法国国会组建议会党团的门槛。

在其选区获得55%选票的勒庞,周日呼吁其选民在第二轮投票时“落实并扩大”对所有进入第二轮国民联盟候选人的支持,以“向国民议会送去众多的爱国者议员”。

总之,第一轮立法选举证实了马克龙2017年当选总统后开始的法国政治格局的广泛重构。即,传统上轮流执政的左右翼两大党被边缘化,法国政坛形成“两个极端,一个中心”的三大政治板块。

马克龙能否获得绝对多数对他实施其改革计划至关重要,如果仅仅获得相对多数,将使其所希望的改革尤其是退休改革变得复杂化甚至难以实现。

主持一家民意调查机构的Teiturier认为,第一轮选举的结果是对马克龙发出的非常严肃的警告,比其2017年第一轮获得的成绩减少了7个点。另外一位专家Dabi总结说,与2017年相比,总统的执政党明显倒退。左翼联盟的一套叙事成功地强加于法国人。

马克龙只是在竞选快结束的时候才投入,他呼吁法国人给他一个“明确而强大的多数”,他以反“极端”的姿态出现,根据他的说法,梅郎雄为代表的激进左翼和勒庞为代表的极右翼,是让法国陷入“混乱”的同义词。

马克龙政府最近几周强调,将在七月通过增加购买力的一揽子措施,以应对给家庭预算带来压力以及给企业带来重负的通货膨胀。

将在19日举行的第二轮立法大选的结果将会对5月20日组建的政府产生影响。包括总理在内的15位部长投入了本次选举,如果竞选失败,他们必须辞去部长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