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反犹主义惊现法国反新冠健康码大游行

8月21日星期六,法国各地连续第六个周末爆发反新冠健康码,反强制接种疫苗大游行,全法有超过200场游行,警方数据称,示威人数在17万5千左右,其中首都巴黎有1万4千人参加,比上一周略有下降。

上周六的游行人数,内政部称略超过21万人,激进团体“黄色数字”统计到近39万人,均比前一周略有下降,但自从7月中旬爆发以来,每周六都未曾缺席,今天斯特拉斯堡有4100人示威,波尔多和图卢兹各有3400人,巴约讷有3000人,尼斯有2500人,南特有2300人,卡昂有2000人,土伦有6000人,蒙彼利埃有9500人参加,马赛有数千名抗议者前往由迪迪埃-拉乌尔领衔的大学医院传染病研究所,人们高唱马赛曲,支持这位争议医生。此前,马赛公立医院方宣布,不希望继续任命69岁的拉乌尔担任感染科的负责人,示威者称,这是对拉乌尔可耻的驱逐。

示威者谴责政府“变着花样推行强制接种疫苗政策”,谴责政府考虑给未满12岁的公民接种新冠疫苗。目前法国处于夏季假期的尾声,9月开学后,家长与学校面临极大防疫压力,一些示威者称,作为祖父母或者父母亲,呼吁政府“不要强制孩子打疫苗”,“放过孩子”。一些家长解释说,尽管疫苗风险很小,但仍然是有风险的;还有一些家长等待法国国产疫苗上市,因为将更加清楚疫苗的构成。

截至目前,法国每10个人当中,就有7个人已经至少接种了一针新冠疫苗,平均每10个人当中,就有6人完成了疫苗接种。12到17岁的青少年当中,55%已经至少接种了一针。政府设定的目标,是八月底,给5000万人接种第一针疫苗。

目前,新冠通行证已扩展到巴黎地区和法国南部的一半区域,120多家大型购物中心和商店要求人们出示健康码,才可入内。 这可以是接种疫苗完毕的证明,可以使不超过72小时的抗原测试证明,或过去六个月的康复证明。

本次全法示威当中,法新社还注意到了一个愈发普遍化的现象:示威人群当中不乏反犹标志,一些抗议者使用黄色犹太星,标语牌也被画上了疫苗注射器形状的万字符,还有人举着的牌子上写着:“是谁控制着媒体?”“是谁应该为卫生危机负责?”“谁?撒旦!”等等具有反犹色彩的话语。还有一些示威者将新冠通行证称之为“纳粹通行证”,大大降低了纳粹的严重性。

事实上,从疫情开始,就有涉嫌反犹的言论攻击前卫生部长布赞和她的丈夫列维,卫生总干事萨罗蒙,宪法委员会主席法比尤斯等人。协会和专家们指出,需要警惕反犹太的仇恨正在游行当中,变得司空见惯。9月8日,一名极右翼政党前成员的德语教师将为自己涉嫌反犹的言论上法庭,她曾在梅斯市的游行当中,质疑如今的新冠与疫苗,和多名身居要职的法国犹太人士之间的关系。反种族主义与反对反犹国际联盟主席斯塔西表示,“阴谋论使得人们抗拒疫苗,这些阴谋论也开启了反犹主义的大门”。欧洲犹太组织已经向法国各大示威游行当中派出人员,尽可能多地搜寻反犹证据,以便诉诸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