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卢卡申科发出难民冲击大招:欧洲集体陷入不适

今天是2021年11月12日星期五,各大法国纸媒的关注焦点包括难民继续冲击欧盟边界,欧盟决议再制裁白罗斯;法国总统马克龙列出大选主张,媒体评价其在11月11日停战日出席纪念活动的表现;欧洲多国政府为酒吧里层出不穷的迷奸药所困扰;欧洲的经济重振情况和美国的通货膨胀,等等。

白罗斯与波兰边界的难民冲击波占据了各大媒体的重要篇幅:法国国家电台France Info引述波兰日报“选举报”的数据,称这波危机到目前为止已经造成至少10名难民死亡。法国政府谴责白罗斯导演的这出“人口贩运”,称准备支援波兰,因为“这已经不是一场难民危机,而是一场难民攻击”。他表示,法国将接纳符合避难条件的难民。世界报则指出,约1万5前名巡逻员密切监视着与白罗斯长达418公里的国境线,当中1万人是军人。由于欧盟誓言制裁反击,白罗斯威胁切断一条重要的欧洲燃气供应线。

世界报特派员采访了一些从不同地方登上前往白罗斯飞机,寻找机会潜入欧盟的年轻男性。他们多来自叙利亚,伊拉克,约旦,利比亚等国家,手持往返白罗斯和本国的机票,签证和在白罗斯当地的酒店预约已经俱全,看起来的确是“符合规定”的“标准游客”,不会产生滞留目的地国家的风险。然而他们却向记者承认,自己到达白罗斯后,将“碰碰运气,穿越白罗斯和波兰边境线进入欧盟,寻找更好的生活,或者投奔已经定居欧盟国家的亲戚”。当被问及怕不怕在边境线殒命,这些看似冒险的年轻人,却展现出这一决定背后的深思熟虑:“我的国家完全没有希望”,“白罗斯向我们张开双臂不是没有原因的”,“但一扇门打开了,这或许能够通往更稳定更好的生活”。

世界报报道称,以黎巴嫩为例,传统意义上飞往白罗斯的人,通常是学生,或者白罗斯公民的伴侣。但自从2020年8月以来,白罗斯航空公司运送的黎巴嫩人数量激增。无独有偶,从其他国家入境白罗斯的人数,也比以往明显要多。“白罗斯航空公司非常低调”,“但众多旅游公司会帮忙填满飞机上的每一个座椅,甚至会向申请者主动提供地接方的联系方式”。

如果说白罗斯航空公司早前的这种操作十分隐蔽,那么现在由于难民冲击波内幕被揭开,在波兰政府的要求下,黎巴嫩等国已开始大幅限制从本国飞往白罗斯的人数。8月初,在欧洲的敦促下,伊拉克政府也宣布暂停其国有航空公司飞机从巴格达飞往明斯克的一条航线。不过,世界报指出,在旅游公司,航空公司等勾勒出的美好图景当中,仍然有人绕过重重障碍,通过从迪拜,土耳其,甚至莫斯科等地转机,试图前往欧盟。本周二是柏林墙倒塌的纪念日,一辆载有德国军人的巴士车抵达波兰与白罗斯临近的边境城市,呼吁德国对难民开放一条人道主义通道。自本次难民危机以来,已有约8800人抵达德国。

费加罗报在“争鸣”版面刊登了原派驻莫斯科记者曼代维尔的一篇评论,称欧盟“好似缺失意志,充满自相矛盾的直觉一般,一边谴责卢卡申科,一边不给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提供实质性帮助,因为欧盟认为,搭建桥梁总好过筑起隔离墙”。“铁栅栏对面的难民高喊着:‘德国!德国!’,希望以此打消对峙的波兰卫队的顾虑:他们不会在波兰停留,波兰大可不必担心,因为他们的梦想国度是德国”。“这再一次彰显了欧洲做出的反应之弱:欧盟高层,德法高层尽管尽数谴责白罗斯,但一种不自在和尴尬已经渗入人们的神经:因为欧洲意识形态一般的对筑墙和国境线的敌意,这种意识形态已经逼近超凡入圣,欧委会已经拒绝波兰要求其资助筑墙的请求”。“卢卡申科的难民大招让欧洲所有政治阵营都感到不适:在布鲁塞尔占主导力量的左派自由进步阵营当中,人们谴责波兰的专制和反动,因此不愿承认波兰目前在保卫欧盟边界问题上打头阵;在右翼民族主义者和极右翼民粹主义者阵营当中,人们希望能依靠俄罗斯来抗击‘移民主义意识形态’,因此很难接受这次莫斯科对白罗斯的难民大招予以支持”。

[法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