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勇士兼外交家 鲍威尔挥之不去的伊战阴影

鲍威尔,一位牙买加移民后代,成为一名胸前挂满勋章的美国将军,直至成为首位非裔出身的美国国务卿,他令人极其尊敬的生涯最终因坚定不移为伊拉克战争辩护而变得黯淡。

作为小布什总统的国务卿,他亲往联合国为发动伊拉克战争辩护,理由是伊拉克存在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没有国际专家的支持和足够的证据,法国不相信这一说法,于是联合国出现了两个令世人久久难忘的镜头,一个是鲍威尔国务卿费尽口舌为发动伊拉克战争辩护,冀望得到国际支持,另一个是美国传统盟国,遭美国防长拉姆斯菲尔德讥讽“老欧洲”的法国外长德维尔潘为法国反战而雄辩。

德维尔潘以激情、带着诗情的语言在演说的最后辩护:“这是一个古老的国家–法国,来自我所居住的大陆–欧洲,今天在告诉你们,它经历过战争、占领和野蛮。一个古老的国家没有忘却,并且铭记她对来自美利坚和其他所有国土的自由斗士的感激之情。然而,在历史和人类面前,她也永不放弃挺身而出。她希望和国际社会的所有成员一道坚定地采取行动……”。 

与鲍威尔遭遇的冷遇不同,德维尔潘的演说罕见地获得鼓掌。两个场景对峙得太强烈,以至于很长时间内,反战和支持战争的两方被简单化为两个镜头。 

多年后,鲍威尔承认,那次演说是他一生的一个“污点”。然而这位84岁年龄告别人生的国务卿却是一个为四位美国总统服务,获得无数荣誉的赫赫有名的将军。2000年,布什总统任命鲍威尔担任国务卿时说,“鲍威尔将军是一位美国的英雄,是美国的榜样,是美国伟大历史的一部分”。他称赞,“他对国家的无比忠诚,他对美国民主的无限尊重,他像战士一般的责任感和荣誉感,将使他成为所有美国人的伟大代表”。

2003年2月5日,鲍威尔在联合国安理会围绕伊拉克存在所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做了长篇陈述,鲍威尔提出了必须攻打伊拉克的一系列证据,他特别举着一个瓶子展示,称那里面装着炭疽病,这张照片迅速传遍全球,不可挽回地削弱了鲍威尔的声望。2005年,鲍威尔承认:“这是一个污点,因为我是代表美国向全世界发表这一演讲的人,它将永远写入我的个人记录”。

鲍威尔在纽约长大,并在纽约学习地理,1958年加入美军,被派往德国西柏林,后来被派往越南,他在越南战场以英勇而著称,并在作战中负伤。1968 年至 1969 年,他第二次前往越南,负责调查美莱大屠杀。

他在调查报告叙述美军在上述事件中杀死数百名手无寸铁的平民事件的语气受到批评,对一些军人而言,军方在这一事件中不负任何责任。但是,美莱大屠杀是越南战争最黑暗也是美军历史上最黑暗的 一页。鲍威尔后来公开表示,“在战争中,这种可怕的事情时有发生,但总是令人痛惜”。

回到华盛顿后,他迅速升至高层,成为里根 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然后在 1989 年至 1993 年期间担任乔治·布什 和克林顿 总统的美国三军总参谋长。对许多美国人来说,鲍威尔是1991第一次伊拉克战争时期美国的形象。他的知名度一度使他有望成为第一位美国非裔总统候选人,但他最后放弃了竞选。

2000年,他在国务卿就职仪式上表示,“我希望我的任命将成为年轻的非裔美国人的灵感来源”。鲍威尔担任四年国务卿,历史首先记载下来的一笔毫无疑问是2003年美国决定入侵伊拉克。

在这一重大转折发生前,鲍威尔做事显得十分谨慎,他将精力花在平衡小布什内阁中鹰派的影响或试图赢得外国支持伊拉克战争的支持上,但往往徒劳无功。

他的观点更偏左,使他成为一名与众不同的共和党人,尽管该党经常乐于将他作为该党包容性的证明。   “我仍然是共和党人。我认为共和党比民主党更需要我,”他在 2014 年辩护说。

他还说,“你可以是一位共和党人,但你也会觉得与移民、改善教育制度以及重大社会问题密切关联”。2008年以来,他先后支持过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奥巴马和拜登竞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