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凯旋门被裹起来了!

已故环境艺术家克里斯托早年的计划今天在巴黎实现了:象征着巴黎,象征着法国的凯旋门被2万5千平方米的可回收聚丙烯淡蓝色白布,和长3千米的红绳包裹起来。这一项目得到了巴黎市和法国国家纪念建筑物中心的支持。纪念建筑物中心以法国国家的名义保管凯旋门并负责其对外开放,称“这一行动体现着对当代艺术创作的支持,也为法国和巴黎最具象征性的纪念建筑物之一增色”。

刚刚过去的周末,“包裹凯旋门”项目进入准备阶段的尾声,预计9月18日到10月3日正式对外开放,10月4日到11月10日进行拆除。作者克里斯托生前表示,他是唯一在作品展览结束后使其消失,复归于无物之人:就像科罗拉多州第325号高速路上横贯赭色山谷的那抹橘红布幕,就像顺着加利福尼亚州地势入海的白色的奔腾的篱笆,就像4万平米金砂岩色裹起的巴黎新桥,就像那10万平米的柔软银色所包裹过的德国联邦议会…这些引发轰动,激起争议的艺术项目背后,不仅是这位保加利亚人在创作。生于卡萨布兰卡的让-克劳德起初与克里斯托进行艺术合作,后成为了他的妻子。从议会到法庭,两人一直捍卫着,解释着他们并非一直被人所接受的艺术理念:不追求作品的永久性,甚至追求作品的不可流传于世…借助覆盖的手法,通过隐藏建筑物,公园或景观本身,关注结构,用途,美感,维度等,使其出现另外的涵义,引发思考。明天一切都会消失,因此被看到是急迫的。克里斯托的作品,从山到水,无人能够买,无人能拥有,无人能使其商业化,或者盈利。这是克里斯托与让-克劳德眼中的艺术自由。

让-克劳德在2009年因动脉瘤去世,克里斯托也在2020年与世长辞。“包裹凯旋门”成为其未竟的计划。回溯到上世纪中的巴黎,克里斯托和让-克劳德在1958年相遇,三年后,两人开始以公共空间为目标进行创作,并构想了“包裹凯旋门”。1962年到1963年间,包裹凯旋门的合成摄影出炉,1988年其拼贴作品成型,2017年正式进入准备状态。60年后,当世上已无克里斯托,凯旋门终于被包起。2020年,参与“包裹凯旋门”组织计划的巴黎蓬皮杜中心推出了“克里斯托,让-克劳德和巴黎”展览,向大众重现了1958年到1964年间两人在巴黎的足迹,以及新桥包裹计划的实现过程。

高50米的凯旋门被淡蓝银色包裹,红绳裹腰,这一工程的实现,倚赖95名高空作业人员的操作。克里斯托的家人弗拉基米尔-雅瓦乔夫监督“包裹凯旋门”整体工程,他表示,“凯旋门正在被包裹起来,开始焕发生命,越来越接近克里斯托和让-克劳德毕生梦想的那个场景”,“这是所有装置艺术当中,最盛大的那个”。

待到9月18日早,所有的准备工作完成时,保护用的拦网将被撤掉,允许公众前来近距离观察,触摸这一巨大的艺术作品,重新了解巴黎人熟悉的,却又因新装饰而陌生的凯旋门。克里斯托在去世的前两年曾经展望过这一作品的问世,他说:“被包裹的凯旋门,将活起来,在风中舞,在光里闪。包裹材料的皱褶处将是会移动的,整个建筑物的表面将带来感官的享受”。

这场“感官的享受”耗资1400万欧元,全部来自艺术家手稿,回忆录等出售所筹资金,并不涉及公共经费的一分一毫。然而,除却在新冠疫情的经济民生艰难时期,如此巨资的用途所引发的巨大争议,克里斯托生前好友之一,建筑师拉提也在世界报上撰文,呼吁放弃这一“产生巨大浪费的包裹行动”。他解释道:“建议停止包裹凯旋门,原因可以从环境的考量一直说到精神与智识:环境角度来说,两万五千平方米的材料用于包裹一个建筑物,这很难令人接受,尤其是纺织工业目前占据全球碳排放的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