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俄乌危机中地位关键的立陶宛

前段时间,因镇压国内民主运动而遭欧盟制裁的白俄罗斯,突然打开与立陶宛的边界,操纵移民潮涌入其境内,借机对欧盟施加压力,这一危机趋缓后,莫斯科又在乌克兰边境集结十万兵力,华盛顿警告俄罗斯随时都有入侵乌克兰的危险,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的气氛颇有点战争前夜的味道。

波罗的海三国意识到,保卫乌克兰形同保卫自己的边境。星期五,在获得美国批准后,立陶宛与其他波罗的海三国,开始向乌克兰运送美制武器,立陶宛国防部长阿努萨斯卡斯表示,“考虑到俄罗斯越来越大的军事压力,我们决定满足乌克兰人的要求”。据指出,立陶宛和拉脱维亚将向乌克兰提供毒刺防空导弹、爱沙尼亚提供标枪反坦克导弹。英国《泰晤士报》援引未具名军方消息人士称,英国正在考虑向波罗的海三国增派军队,以强化“威慑”。

在这一微妙的时刻,1月21日,立陶宛邀请欧盟成员国内政部长讨论一个严重的问题—欧盟边境安全。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就在立陶宛首都大公宫举行欧盟内政部长会议的大厅里,2013年11月开始了另外一个故事。当时,立陶宛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亲俄的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拒绝与欧盟签署合作协议,从而导致西方与俄罗斯紧张关系升级,也使得乌克兰陷入不断的危机。

波罗的海三国于2004年加入欧盟并成为北约成员,现在意识到,与其共享700公里的白俄罗斯边界不再构成立陶宛与俄罗斯的缓冲国。立陶宛国防部长阿努萨斯卡斯周四强调说:“在我们边境附近巡逻的飞机是俄罗斯飞机,没有白俄罗斯人护航。俄罗斯攻击乌克兰所需的时间从几个月缩短到几个小时。我们很快就会在东部边境看到俄罗斯军队,其实在某种意义上俄军就在我们眼前,它在靠近波兰和立陶宛边境的白俄罗斯格罗德诺地区设有军事基地。”

星期三,这位部长还提到,俄罗斯在邻国安装伊斯坎德尔导弹——这一导弹基地自 2018 年以来已经存在于位于波兰和立陶宛之间的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伊斯坎德尔导弹射程 500 公里,可携带常规弹头或核弹头。这位部长强调, “他们在白俄罗斯的军事部署并不会从根本上改变局势,但我们要说清楚:俄罗斯在北约国家附近,在距离我们的边界不到 100 公里的地方拥有核能力。 ”

立陶宛1月18日首次测试了以色列制造的斯派克第四代制导反坦克导弹系统。一份声明说:“立陶宛军方坚持的原则是,如有必要,将测试所有可用的武器,准备使用并用于保卫我们的国家。”

在测试结束当日,立陶宛议会还一致投票决定,在 5 月 31 日之前继续在与白俄罗斯交界地带实施军事巡逻,即动员一千名士兵增援边防警卫。 “维尔纽斯当局认为,白俄罗斯政权仍可以随时利用数以千计的移民,进行新的混合攻击”。

立陶宛内政部长在欧盟同行面前列举了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有 4200 名移民通过白俄罗斯抵达立陶宛领土,自 2021 年 8 月以来在边境被拒绝的也已“超过 8000 人”。这一数字远低于华沙提出的 40000 次尝试性偷渡。

成员国部长一再重复“保护欧洲外部边界”的说法。申根区的改革和加强内部控制——这是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优先讨论的事项。法国正在组织2 月初在巴黎举行的内政部长正式会议,但成员国尚未签署最终的维尔纽斯宣言。16 个国家周五通过的文件指出: “没有内部边界控制的地区只有在外部边界得到适当保护的情况下才能有效运作。面对当前和未来的挑战,需要坚定的努力和额外的资源来加强我们的应变能力,” 

目前,立陶宛和波兰边境移民危机的强度已经明显减弱,但立陶宛现在将自己视为欧洲边境紧张局势的守护国,站在抵御俄罗斯威胁的最前线。1 月 24 日,吉塔纳斯·瑙塞达总统将与国防部长及三军总参谋长会面,讨论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