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从基辅到巴黎:乌克兰人与侨民的24小时

文尼察距离乌克兰首都基辅约250公里,位于乌克兰中部,拥有重要的战略部队部署与军事设施。2月24日早7点,生活在文尼察的医生基里尔照常开车前往办公地点,但城市交通几乎停滞,车流水泄不通,商店关闭。他后悔自己昨天没有给车加满油,因为车被堵在距离加油站200米处的位置,堵得一动不动。好不容易排到自己,却发现每车最多只能配20升汽油。“人们完全惊慌失措了”,“这种慌张在战事延烧到当地之前,已经让人们无法正常生活”。

记者联系到的其他一些在基辅生活的民众已选择迅速撤离至乡下的住宅,希望那里能够远离战火,远离混乱。一些不能撤离的民众选择呆在自己的公寓里,同时与邻居保持紧密联系。在宵禁期间地铁将不会运转,而是作为避难所,给需要的民众一个落脚躲避的空间。另有23日因各种原因飞出乌克兰的公民,如今因为乌克兰全境空域对外关闭而无法照常回国,滞留国外,与家人分离。幸运与不幸的分割线并没有那么清晰:空域关闭前刚刚飞到巴黎的乌克兰侨民当中,有人既感慨刚巧避开了战火,也担心留在乌克兰的家人该如何在没有自己帮助的情况下,去应对现在的一切。

就当乌克兰公民努力保持镇静之际,尚未离开的外国侨民,有人并未听从本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的次次撤离呼吁声,拒绝离境最后的可能性。他们称,把乌克兰视为自己的第二祖国,理当帮助捍卫这个国家。一些有过军事经验的外国侨民加入防卫队,或者开始为乌克兰民间防卫系统提供经验或训练。有外国侨民指出,今夜远不会平静下来,因为会有更多的俄军部署进乌克兰,今天“只是序曲,只是开幕式”;“普京说,如果遵守他的规则,就答应与乌克兰政府谈判,然而谈判的可能是零,因为乌克兰是一个主权国家,不能因为普京的要求,而去出卖乌克兰的宝贵主权”。

当然,此时此刻,也有许多外国侨民通过陆路,在火车一票难求,公交时而中断的情况下,试图通过唯一的可行方案-自驾车,从乌克兰西部城市利维夫边境检查站缓慢排队,进入波兰境内,或者通过斯洛伐克逃离乌克兰,躲避战乱。然而在加油站爆满,各大银行提款机限额的情况下,对距离乌克兰西部边境城市较远,需要驾车更久的民众来说,这种可能性正在变得越来越难以执行。

法国的波尔多,蒙彼利埃等城市本周相继爆发乌克兰侨民反战游行示威,巴黎,里尔等城市中心建筑在夜间亮起乌克兰国旗的颜色以示支持;格鲁吉亚,捷克,波兰,贝鲁特,东京,都柏林,阿姆斯特丹,伊斯坦布尔等也爆发反普京反战,声援乌克兰的游行。根据记者掌握到的消息,巴黎在2月24日见证了两起规模较大的乌克兰侨民反战游行:中午12点左右,约500名乌克兰侨民聚集在俄罗斯驻法国大使馆门前,在警察的密切关注下和平抗议。

晚18点左右,又有上千人聚集在共和国广场上进行反战的示威游行。这当中不仅有乌克兰侨民,还有白罗斯侨民,波兰侨民,塞尔维亚侨民,格鲁吉亚侨民,俄罗斯侨民等等多个在法族群。他们奔走呼喊:“乌克兰若沦陷,下一个就是欧洲。这不是乌克兰的战争,是欧洲的战争,是全世界的战争”。俄罗斯侨民当中,则有许多人痛斥普京的战争侵略行为,直言“俄罗斯不需要这样的总统,也从来没有需要过这样的总统”。俄罗斯境内今天也爆发众多反战示威游行,有非政府组织称,有近1400人在51个城市被警方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