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乌克兰战争导致葵花籽油市场紧俏

导致眼前的断货危机的主要原因其实更是消费者超前预防短缺的抢购存储行为。的确,葵花籽油是法国人最常用的食用植物油。在日常家用烹饪之外,市场上的炸薯条、炸薯片、蛋黄酱、简便即食的方便食品等等也都少不了葵花籽油。该油脂既物美价廉,又不必担心花生油潜在的过敏物质。

葵花籽油分高油酸含量和高亚油酸含量两种。法国主要生产高油酸含量的葵花籽油。但超市出售的产品多是高亚油酸含量的葵花籽油,因此高度依赖进口,而乌克兰是最大进口商。法国用来榨油的葵花籽三分之二都来自乌克兰。乌克兰其实是全球最大葵花籽出口国,占全球产量50%。俄罗斯的葵花籽出口在国际市场的占比也在15%左右。自2月底爆发的俄乌战争严重影响货运链的正常运作。而这场战争何时收场难以预料。不少专家都估计战争会持续至少数月。因此,不仅已经在库中的葵花籽难以运出,而且此时乌克兰战火不断,春季播种也受到影响,这意味着未来数月可能葵花籽产量也将低于预期。法国本土产量是否能及时弥补缺口还是未知数。

正是出于对这种物资匮乏的预期导致消费者产生抢购囤货心理。如果供应商仍然按照原有供货安排运作,超市货柜迅速告罄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不过,食用植物油其实多种多样,葵花籽油是否真的无可取代呢?菜籽油、葡萄籽油、橄榄油、核桃油、麻油、花生油、棕榈油、芝麻油、豆油等都是可食用的油类。从营养学的角度,这些食用植物油其实各有所长,专家甚至更主张消费者经常更换,以便在不同产品中取长补短。但在实际生活中,问题也不那么简单。菜籽油与葵花籽油品质相近,而且都具有耐高温而不变质的特点,因此彼此替代不难。橄榄油虽然也有耐高温,可以用于煎炸用油的特性,但橄榄油的价格在正常情况下几乎是葵花籽油的五倍。法国的花生油主要依赖非洲国家进口,但法非关系动荡带来价格不稳,而花生油潜在的过敏物质以及饱和酸含量高的特点,也使得该油脂不再为消费者青睐。其它的油脂,诸如核桃油、麻油、芝麻油、葡萄籽油也都因为产量低而价格高难以成为大众日常产品。

因此,对于大众消费,尤其是餐饮业需要大量用油的诸如炸薯条、炸薯片的生产商来说,找到替代品势在必行,但选择并不多。不少生产商开始转向菜籽油、棕榈油或来自拉美地区的转基因豆粕。但更换油脂也直接关涉到消费者利益,尤其是如今有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在意了解所购食品不同物质含量,已及相关物质的来源地。生产商近日与法国负责监督垄断、消费行为和打击舞弊的机构达成一项协议,特许生产商在未来6个月,调整产品配方而暂时不改变包装,但需要以其它途径让消费者了解原包装上注明的“纯葵花籽油配置”的说法已经言过其实。之所以特许生产商暂时保持原有包装,是因为设计和制作新包装需要时间。

不过,葵花籽油供需失衡的市场效应不仅反应在该油脂价格上涨,同时也将影响到其它食用油脂原有的供需平衡和价格走势。印度尼西亚政府近日就颁布政令,禁止该国的棕榈油出口,以期保证国内市场供需平衡。

供需失衡,自然也激发市场的自我调节。法国其实是欧盟境内最大的油脂类植物生产国。业者已经准备扩大今年的油菜产量。根据农业部消息,油菜种植面积相对于2021年将会增加18.4%,达到120万公顷。

美国也希望在五六月开始的播种期,扩大向日葵种植。美国农业部预期种植面积将扩大10%。但向日葵种植业者协会则估计,种植面积会增加20%到25%。